二 補瀉相反

八十一難曰:經言無實實虛虛,損不足而益有餘,是寸口脈耶,將病自有虛實耶!

其損益奈何?然是病,非謂寸口脈也。謂病自有虛實也。假令肝實而肺虛,肝者木也。

肺者金也。金木當更相平,當知金平木,假令肺實而肝虛微少氣,

用鍼不補其肝而反重實其肺。故曰實實虛虛,損不足而益有餘,此者中工之所害也。

滑氏曰:是病二字,非誤即衍,肝實肺虛,金當平木,如七十五難之說,若肺實肝虛,

則當抑金而扶木也。用鍼者乃不補其肝,而反重實其肺,此所謂實其實而虛其虛,

損不足而益有餘,殺人必矣。中工,猶云粗工也。

十二難曰:五藏脈已絕於內,用鍼者反實其外,五藏脈已絕於外,用鍼者反實其內,

內外之絕,何以別之?然五藏脈已絕於內者,腎肝氣已絕於內也。而醫反補其心肺,

五藏脈已絕於外者,其心肺脈已絕於外也。而醫反補其腎肝,陽絕補陰,陰絕補陽。

是謂實實虛虛,損不足,益有餘,如此死者,醫殺之耳。

滑氏曰:靈樞第一篇曰:凡將用鍼者,必先診脈,視氣之劇易。

乃可以治也又第三篇曰:所謂五藏之氣已絕於內者,脈口氣內絕不至,反取外之病處,

與陽經之合,有留鍼以致其陽氣,陽氣至則內重竭,重竭則死矣。其死也。

無氣以動故靜,所謂五藏之氣已絕於外者,脈口氣外絕不至,反取其四末之輸,

有留鍼以致其陰氣,陰氣至則陽氣反入,入則逆,逆則死矣。其死也。陰氣有餘故躁,

此靈樞 以脈口內外言陰陽也。越人以心肺腎肝內外別陰陽,其理亦猶是也。

紀氏謂此篇言鍼法,馮氏謂合入用鍼補瀉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