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十二經以原為俞三焦以俞為原

六十六難曰:經言肺之原出於太淵,心之原出於大陵,肝之原出於太衝,

脾之原出於太白,腎之原出於太谿,少陰之原出於兌骨,神門穴也膽之原出於丘墟,

胃之原出於衝陽,三焦之原出於陽池,膀胱之原出於京骨,大腸之原出於合谷,

小腸之原出於腕骨。

滑氏曰:肺之原太淵至腎之原太谿,見靈樞第一篇,其第二篇曰:肺之俞太淵,

心之俞大陵,肝之俞太衝,脾之俞太白,腎之俞太谿,膀胱之俞束骨,過於京骨為原,

膽之俞臨泣,過於丘墟為原,胃之俞陷谷,過於衝陽為原,三焦之俞中渚,

過於陽池為原,小腸之俞後谿,過於腕骨為原,大腸之俞三間,過於合谷為原,

蓋五藏陰經,止以俞為原,六府陽經,既有俞,仍別有原。或曰:

靈樞以大陵為心之原,難經亦然,而又別以兌骨為少陰之原,諸家鍼灸書,

並以大陵為手厥陰心主之俞,以神門在掌後兌骨之端者,為心經所注之俞,

似此不同者何也。按靈樞七十一篇曰:少陰無輸,心不病乎。歧伯曰:

其外經病而藏不病。故獨取其經於掌後兌骨之端也。其餘脈出入屈折,其行之疾徐,

皆如手少陰心主之脈行也。又第二篇曰:心出於中衝,溜於勞宮,注於大陵,

行於間使,入於曲澤,手少陰也。(按中衝以下,並手心主經俞,靈樞直指為手少陰,

而手少陰經俞,不別載也。)又素問繆刺篇曰:刺手心主少陰兌骨之端各一痏,立已。

又氣穴篇曰:藏俞五十穴,王氏主五藏俞惟有心包經井俞之穴,而亦無心經井俞穴,

又七十九難曰:假令心病,瀉手心主俞,補手心主井,詳此前後各經文義,

則知手少陰與心主同治也。

十二經皆以俞為原者,何也?然五藏俞者,三焦之所行,氣之所留止也。

三焦所行之俞為原者,何也?然臍下腎間動氣者,人之生命也。十二經之根本也。

故名曰原,三焦者,原氣之別使,主通行三氣,經歷於五藏六府,原者三焦之尊號也。

故所止輒為原,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

滑氏曰:十二經皆以俞為原者,以十二經之俞皆係於三焦所行氣所留止之處也。

三焦所行之俞為原者,以臍下腎間動氣,乃人之生命,十二經之根本。

三焦則為原氣之別使,主通行上中下之三氣,經歷於五藏六府也。通行三氣。

即紀氏所謂下焦稟真元之氣,即原氣也。上達至於中焦,中焦受水穀精悍之氣,

化為榮衛,榮衛之氣與真元之氣通行達於上焦也。所以原為三焦之尊號,

而所止輒為原,猶警蹕所至,稱行在所也。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於是而取之,宜哉,

拔萃云:本經原穴無經絡逆從,子母補瀉,凡刺原穴,診見動作來應而內鍼,

吸則得氣,無令出鍼,停而久留,氣盡乃出,此拔原之法。王海藏曰:

假令鍼肝經病了,於本經原穴亦鍼一鍼,如補肝經來,亦於本經原穴補一鍼,

如瀉肝經來,亦於本經原穴瀉一鍼,如餘經有補瀉畢,倣此例,亦補瀉各經原穴。

凡此十二原,非瀉子補母之法,虛實通用。故五藏六府有病,皆取其原。

六十七難曰:五藏募皆在陰而俞在陽,何謂也?然陰病行陽,陽病行陰。故令募在陰,

俞在陽。

滑氏曰:募與俞,五藏空穴之總名也。在腹為陰,則謂之募,在背為陽,則為之俞,

募猶募結之募,言經氣之聚於此也。俞史記扁鵲傳作輸,猶委輸之輸,

言經氣由此而輸於彼也。五藏募在腹,肺之募中府二穴,在胸部雲門下一寸,

乳上三肋間動脈陷中,心之募巨闕一穴,在鳩尾下一寸,脾之募章門二穴,

在季下直臍,肝之募期門二穴,在不容兩旁各一寸五分,腎之募京門二穴,

在腰中季,本五藏俞在背,行足太陽之經,肺俞在第三椎下,心俞在五椎下,

肝俞在九椎下,脾俞在十一椎下,腎俞在十四椎下,皆俠脊兩旁各一寸五分,

陰病行陽,陽病行陰者,陰陽經絡,氣相交貫,藏府腹背,氣相通應。

所以陰病有時而行陽,陽病有時而行陰也。鍼法曰:從陽引陰,從陰引陽。

(按經言行陽行陰,是必然者,而滑注則言有時,似或然也。似非經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