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刺胸腹

刺胸腹者,必以布憿著之,乃從單布上刺,刺之不愈復刺。

十八 標本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後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後生病者治其本。

先病而後生寒者治其本,先熱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

必且調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後中滿者治其標,先病而後泄者治其本。

先中滿而後煩心者治其本,人有客氣,有同氣,大小便不利治其標,大小便利治其本,

病發而有餘,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病發而不足,標而本之,先治其標,

後治其本,謹詳察間甚,以意調之,間者併行,甚為獨行。

先大小便不利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十九 鍼灸手

明目者可使視色,聰耳者可使聽音,揵辭疾語者可使傳論,語徐而安靜。

手巧而心審諦者,可使行鍼艾,理血氣而調諸逆順,察陰陽而兼諸方,緩節柔筋,

而心和調者,可使導引行氣,疾毐言語輕人者,可使唾癰病,爪苦手毒。

為事善傷者,可使按積抑痺,各得其能,方乃可行,其名乃彰,不得其人,其功不成,

其師無名。故曰得其人乃言,非其人弗傳,此之謂也。手毒者可使按龜,置龜於器下,

而按其上,五十日而死矣。手甘者,復生如故也。

二十 刺宜從時

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是故天溫日明,

則人血淖澤而衛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沉。

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

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是以天寒無刺,天溫無凝,月生無瀉,

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也。因天之時,盛虛之時,移光定位,

正時而待之。故曰月空而瀉,是謂藏虛,月滿而補,血氣揚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

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沈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候日月之行也;八正者,

所以候八虛邪以時至者也;四時者,所以分春夏秋冬之氣所在以調之也。八正之虛邪,

避之勿犯也。○是故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

冬氣在骨髓中,春者天氣始開,地氣始泄,凍解冰釋,水道經通。故人氣在脈,

夏者經滿氣溢,孫絡受血,皮膚充實,長夏者經絡皆盛,內溢肌中,秋者天氣始收,

腠理閉塞,皮膚引急,冬者蓋藏,血氣在中,內著骨髓,通於五藏,是故邪氣者,

常隨四時之氣血而入客也。○故用鍼之服者必有法,則上視天光,下司八正,

以避奇邪,而觀百姓,審於虛實,毋犯其邪,是得天之露,遇歲之虛,救而不勝,

反受其殃。故曰必知天忌,乃言鍼意。○春刺散俞,及與分理,血出而止,甚者傳氣,

間者環也。夏刺絡俞,見血而止,盡氣閉環,痛病必下,秋刺皮膚,循理上下同法,

神變而止,冬刺俞窗於分理,甚者直下,間者散下,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

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其風病急,經脈常深,其氣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夏者火始治,心氣始強,脈瘦氣弱,陽氣溜溢,熱薰分腠,內至於經。故取盛經,

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氣淺也。所謂盛經,陽脈也。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

金得勝火,陽氣在合。故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

故取俞以瀉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於合,冬者水始治,腎方閉,

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沉,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滎以實陽氣,

故曰冬取井滎,春不鼽衄。○正月二月三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陽;

四月五月六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陽;七月八月九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陰;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陰。○甲乙日自乘無刺頭,無發蒙於耳內,

丙丁日自乘無振挨於肩喉廉泉,戊己日乘四季,無刺足去爪瀉水,

庚申日自乘無刺關骨於股膝,壬癸日自乘無刺足脛。○隨日之長短,各以為紀而刺之,

謹候其時,病可與期,失時反候者,百病不治。故曰:刺實者,刺其來也。刺虛者,

刺其去也。此言氣存亡之時,以候虛實而刺之,候氣之所在而刺之,是謂逢時,

病在於三陽,必候其氣在於陽而刺之,病在於三陰,必候其氣在於陰而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