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亂刺

清氣在陰,濁氣在陽,滎氣順脈,衛氣逆行,清濁相干,亂於胸中,是謂大俛。

故氣亂於心則煩心密嘿,俛首靜伏,亂於肺則俛仰喘喝,按手以呼,

亂於腸胃則為霍亂,亂於臂脛則為四厥亂於頭則為厥逆,頭重眩仆。曰五亂刺者,

刺之有道乎!曰:有道以來,有道以去,審知其道,是謂身寶。曰:願聞其道。曰:

氣在於心者,取之手少陰心主之俞,氣在於肺者,取之於手太陰滎,足少陰俞,

氣在於腸胃者,取之足太陰陽明不下者,取之三里,氣在於頭者,取之天柱大杼,

不知,取足太陽滎俞,氣在臂足,取之先去血脈,後取其陽明少陽之滎俞。曰:

補瀉奈何?曰:徐入徐出,謂之道氣,補瀉無形,謂之同精,是非有餘不足也。

亂氣之相逆也。

 二 氣血盛衰

足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髯美長,血少氣多則髯短。故氣少血多則髯少。

血氣皆少則無髯,兩吻多盡,足陽明之下,血氣盛則下毛美長至胸。

血多氣少則下毛美短至臍,行則善高舉足,足指少肉,足善寒,血少氣多則肉而善瘃。

血氣皆少則無毛,有則稀枯悴,善痿厥足痺,足少陽之上,氣血盛則通髯善長。

血多氣少則通髯美短,血少氣多則少髯,血氣皆少則無鬚。

感於寒濕則善痺骨痛爪枯也。足少陽之下,血氣盛則脛毛美長,外踝肥。

血多氣少則脛毛美短,外踝皮堅而厚,血少氣多則胻毛少,外踝皮薄而軟。

血氣皆少則無毛,外踝瘦而無肉,足太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眉有毫毛。

血多氣少則惡眉,面多少理,血少氣多則面多肉,血氣和則美色,足太陰之下。

血氣盛則跟肉滿踵堅,氣少血多則瘦跟空,血氣皆少則善轉筋,踵下痛,手陽明之上。

血氣盛則髭美,血少氣多則髭惡,血氣皆少則無髭,手陽明之下,血氣盛則腋下毛美。

手魚肉以溫,氣血皆少則手瘦以寒,手少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以長,耳色美。

血氣皆少則耳焦惡色,手少陽之下,血氣盛則手捲多肉以溫,血氣皆少則寒以瘦。

氣少血多則瘦以多脈,手太陽之上,血氣盛則有多鬚,面多肉以平。

血氣皆少則面瘦惡色,手太陽之下,血氣盛則掌肉充滿,血氣皆少則掌瘦以寒。曰:

刺之有約乎!曰:眉美者足太陽之脈氣血多,惡眉者氣血少,其肥而澤者,血氣有餘,

肥而不澤者,氣有餘而血不足,瘦而無澤者,氣血俱不足。

審察其形氣有餘不足而調之,可以知逆順矣。○曰:婦人無鬚者,無血氣乎!曰:

衝脈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背裡,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

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血獨盛則澹 滲皮膚生毫毛,今婦人之生,有餘於氣,

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脈不滎口脣。故鬚不生焉。曰:士人有傷於陰,

陰氣絕而不起,陰不用,然其鬚不去,其故何也?宦者獨去何也?曰:宦者去其宗筋,

傷其衝脈,血瀉不復,皮膚內結,脣口不滎。故鬚不生。曰:其有天宦者,未嘗被傷,

不脫於血,然其鬚不生,其故何也?曰:此天之所不足也。其任衝不盛,宗筋不成,

有氣無血,脣口不滎。故鬚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