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補遺篇氣交暴鬱刺

帝曰:升降不前,氣交有變,即成暴鬱。余已知之,如何預救生靈?

可得卻乎岐伯曰:昭乎哉問!臣聞夫子言,既明天真,須窮法刺,可以折鬱扶運,

補弱全真,瀉盛蠲餘,令除斯苦。帝曰:願卒聞之。曰:升之不前,即有甚凶也。

木欲升而天柱窒抑之,木欲發鬱,亦須待時,當刺足厥陰之井,火欲升而天蓬窒抑之,

火欲發鬱,亦須待時,君火相火同,刺包絡之滎,土欲升而天衛窒抑之,土欲發鬱,

亦須待時,當刺足太陰之俞,金欲升而天英窒抑之,金欲發鬱,亦須待時,

當刺手太陰之經,水欲升而天芮窒抑之,水欲發鬱,亦須待時,當刺足少陰之合。

帝曰:升之不前,可以預備,願聞其降,可以先防。曰:既明其升,必達其降也。

升降之道,皆可先治也。木欲降而地晶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鬱發,散而可得位,

降而鬱發暴,如天間之待時也。降而不下,鬱可速矣。降可折其所勝也。

當刺手太陰之所出,刺手陽明之所入,火欲降而地玄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鬱發,

散而可矣。當折其所勝,可散其鬱,當刺足少陰之所出,刺足太陽之所入,

土欲降而地蒼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散而可入,當折其勝,可散其鬱,

當刺足厥陰之所出,刺足少陽之所入,金欲降而地彤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

散而可入,當折其勝,可散其鬱,當刺心包絡所出,刺手少陽所入也。

水欲降而地阜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散而可入,當折其土,可散其鬱,

當刺足太陰之所出,刺足陽明之所入。帝曰:五運之至,有前後與升降往來,

有所承抑之,可得聞乎刺法。岐伯曰:當取其化源也。是故太過取之不及,

資之太過取之,次抑其鬱,取其運之化源,令折鬱氣,不及扶資,以扶運氣,

以避虛邪也。資取之法,令出密語。

五十五 司天不遷正刺法

帝曰:升降之刺以知要,願聞司天未得遷正,使司化之失其常政,即萬化之或其皆妄,

然與民為病,可得先除,欲濟群生,願聞其說。岐伯曰:悉乎哉問,言其至理,聖念慈憫,欲濟群生,臣乃盡陳斯道,可申洞微,太陽復布,即厥陰不遷正,不遷正氣塞於上,當瀉足厥陰之所流,厥陰復布,少陰不遷正,不遷正即氣塞於上,當刺心包絡脈之所流,少陰復布,太陰不遷正,不遷正即氣留於上。當刺足太陰之所流,太陰復布,少陽不遷正,不遷正則氣塞未通,當刺手少陽之所流,少陽復布,則陽明不遷正,不遷正則氣未通上,當刺手太陰之所流,陽明復布,太陽不遷正,不遷正復塞其氣,當刺足少陰之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