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 司氣有餘不退位刺法

帝曰:遷正不前,以通其要,願聞不退,欲折其餘,無令過失,可得明乎。岐伯曰:

氣過有餘,復作布政,是名不過位也。使地氣不得後化,新司天未得遷正。故復布化。

令如故也。己亥之歲,天數有餘。故厥陰不退位也。風行於上,木化布天。

當刺足厥陰之所入,子午之歲,天數有餘。故少陰不退位也。熱行於上,火餘化布天。

當刺手厥陰之所入,丑未之歲,天數有餘。故太陰不退位也。濕行於上,雨化布天。

當刺足太陰之所入,寅申之歲,天數有餘。故少陽不退位也。熱行於上,火化布天。

當刺手少陽之所入,卯酉之歲,天數有餘。故陽明不退位也。金行於上,燥化布天。

當刺手太陰之所入,辰戌之歲,天數有餘。故太陽不退位也。寒行於上,凜水化布天。

當刺足少陰之所入。故天地氣逆,化成民病,以法刺之,預可平。(劉溫舒曰:

或者謂歲運大角,木王土衰,迎取之當使瀉肝經而益其脾胃,人人如此,何病之有?

此非通論也!何哉?豈有人人藏府皆同者,假如肝元素虛脾土素盛,遇此大角之運,

肝木稍實,脾氣得平,方獲安和。若便瀉肝補脾,此所謂實實虛虛,損不足,益有餘,

餘氣同法,鍼之治病,病對穴,可謂工也。)

五十七 司氣失守刺

帝曰:剛柔二干,失守其位,使天運之氣皆虛乎。與民為病,可得平乎?岐伯曰:

深乎哉問,明其奧旨,天地迭移,三年化疫,是謂根之可見,必有逃門。假令甲子,

剛柔失守,剛未正柔,孤而有虧,時序不令,即音律非從,如此三年,變大疫也。

詳其微甚,察其淺深,欲至而可刺,刺之當先補腎俞,次三日可刺足太陰之所注,

又有下位,巳卯不至,而甲子孤立者,次三年作土癘,其法補瀉,一如甲子同法也。

假令丙寅,剛柔失守,上剛干失守,下柔不可獨主之,中水運非太過,

不可執法而定之,布天有餘,而失守上正,天地不合,即律呂音異。

如此即天運失序,後三年變疫,詳其微甚,差有大小徐至,即後三年,至甚即首三年,

當先補心俞,次五日可刺腎之所入,又有下位,地甲子辛巳柔不附剛,亦名失守,

即地運皆虛,後三年變水癘,即刺法皆如此矣。其刺如畢,慎其大喜欲情於中,

如不忌即其氣復散也。令靜七日,心欲實,令少思,假令庚辰剛柔失守,上位失守,

下位無合,乙庚金運。故非相招,布天未退,中運勝來,上下相錯,謂之失守。姑洗林鍾,商音不應也。如此即天運化易,三年變大疫,詳其天數,差有微甚,即微三年至,甚即甚三年至,當先補肝俞,次三日可刺肺之所行,刺畢,可靜神七日,慎勿大怒,怒必真氣卻散之。又或在下地甲子,乙未失守者,即乙柔干。上庚獨治之,亦名失守者。即天運孤主之,三年變癘,名曰金癘,其至待時也。詳其地數之差等,亦推其微甚,可知遲速爾,諸位乙庚失守,刺法同,肝欲平,即勿怒。假令壬午剛柔失守,上壬未遷正,下丁獨然,即雖陽年虧及不同,上下失守,相招其有期,差之微甚,各有其數也。律呂二角,失而不和,同音有日,微甚如見,三年大疫,當刺脾之俞,次三日可刺肝之所出也。刺畢靜神七日,勿大醉歌樂,其氣復,又勿飽食,勿食生物,欲令脾實,氣無滯,飽無久坐,食無太酸,無食一切生物,宜甘宜淡,又或地下甲子,丁酉失守其位,未得中司,即氣不當位,下不與壬奉合者,亦名失守,非名合德。故柔不附剛,即地運不合,三年變癘,其刺法一如木疫之法。假令戊申,剛柔失守,戊癸雖火運陽年,不太過也。上失其剛柔,地獨主其氣不正。故有邪干,迭移其位,差有淺深,欲至將合,音律先同。如此天運失時,三年之中,火疫至矣。當刺肺之俞,刺畢靜神七日,勿大悲傷也。悲傷即肺,動而真氣復散也。人欲實肺者,要在息氣也。又或地下甲子,癸亥失守者,即柔失守位也。即上失其剛也。即亦名戊癸不相合德者也。即運與地虛,後三年變癘,即名火癘。是故立地五年以明失守,以窮法刺。於是疫之與癘,即是上下剛柔之名也。窮歸一體也。即刺疫法,只有五法,即總其諸位失守,故只歸五行而統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