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種子之道有四

王宇泰曰:

種子之道有四。

一曰擇地,地者母血是也。

二曰養種,種者父精是也。

三曰乘時,時者精血交感之會是也。

四曰投虛,虛者丟舊生新之初是也。

種子必知綑縕之時候

袁了凡曰:

天地生物,必有絪縕之時。萬物化生,必有樂育之候。貓犬至微,將受娠也,

其雌必狂呼而奔跳,以絪縕樂育之氣,觸之不能自止耳。此天然之節侯,

生化之真機也。

凡婦人一月經行一度,必有一日綑縕之侯,於一時辰間氣蒸而熱,昏而悶,

有欲交接不可忍之狀,此的候也。此時逆而取之,則成丹;順而施之,則成胎矣。〔慎齋按〕

已上四條,序種子之道,有保養聚精乘時之法也。

夫保養棸精乘時之法,在男子之調攝,然亦有男子盡其法,而終身不育者,

其咎不在男子之不得其法,而在女子之必有其故也,故以婦人不孕序之於候。

第九節/婦人無子屬衝任不足腎氣虛寒

聖濟總錄曰:

婦人所以無子,由衝任不足,腎氣虛寒故也。

內經謂女子二七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陰陽和,故能有子。若衝任不足,腎氣虛寒,不能繫胞,故令無子。

亦有本於夫病婦疢者,當原所因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