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節,婦人不孕屬風寒襲於子宮

繆仲淳曰:

女子繫胞於腎,及心胞絡,皆陰臟也,虛則風寒乘襲子宮,則絕孕無子。非得溫煖藥,則無以去風寒而資化育之妙。惟用辛溫劑,加引經,至下焦,走腎及心胞,散風寒,煖子宮為要也。

第十一節,婦人不孕屬衝任伏熱真陰不足

朱丹溪曰:

婦人久無子者,衝任脈中伏熱也。夫不孕由於血少,血少則熱,其原必起于真陰不足,真陰不足,則陽勝而內熱,內熱則榮血枯,故不孕。益陰除熱,則血旺易孕矣。脈訣曰:「血旺易胎,氣旺難孕是也。」

第十二節,婦人不孕屬陰虛火旺不能攝精血

繆仲淳曰:

女子血海虛寒而不孕者,誠用煖藥,但婦人不孕,亦有陰虛火旺,不能攝受精血,又不可純用辛溫藥矣。

第十三節,婦人不孕屬皿少不能攝精

朱丹溪曰:

人之育胎,陽精之施也,陰血能攝之,精成其子,血成其胞,胎孕乃成。今婦人無子,率由血少不足以攝精也。血少固非一端,然欲得子者,必須補其精血,使無虧欠,乃可成胎孕。若泛用秦桂丸之劑,薰戕臟腑,血氣沸騰,禍不旋踵矣。

又曰:

瘦弱婦人,性躁多火,經水不調,不能成胎,以子宮乾澀無血,不能攝受精血故也。益水養陰,宜大五補丸,增損三才丸加減,以養血主之。東垣有六味丸,補婦人陰血不足無子,服之能胎孕。

第十四節,婦人不孕戒服秦桂丸熱藥論

朱丹溪曰:

無子之因,多起於婦人,醫者不求其因起於何處,遍閱古方,惟秦桂丸,用溫熱藥,人甘受燔灼之禍而不悔,何也?或曰:春氣溫和,則萬物發生,冬氣寒冽,則萬物消隕,非秦桂溫熱,何以得子臟溫煖成胎?予曰:婦人和平,則樂有子,和則氣血勻,平則陰陽不爭,今服此藥,經血必紫黑,漸成衰少,始則飲食漸進,久則口苦而乾,陰陽不平,血氣不和,病反蜂起,以秦桂丸耗損真陰故也,戒之。

〔慎齋按〕

秦桂丸,為婦人子宮虛寒積冷不孕者設。若血虛火旺,真陰不足,不能攝精者服之,則陰血反耗而燥熱助邪矣。

已上六條,序婦人不孕,有虛寒、伏熱、腎虛。血少,為不足之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