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節,胎前調理之法

女科集略曰:

女之腎臟辛於胎,是母之真氣,子所賴也,受妊之後,宜令鎮靜,則血氣安和。須內達七情,外薄五味,大冷大熱之物,皆在所禁,使霧露風邪,不得乘間而入,亦不得交合陰陽,觸動慾火。

務謹節飲食,若食免缺唇,食犬無聲,食雜魚致瘡癬。

心氣大驚而癲疾,腎氣不足而解顱,脾氣不和而羸瘦,心氣虛乏而神不足,兒從母氣,不可不慎也。

苟無胎動胎痛,瀉痢風寒外邪,不可輕易服藥。

第四十九節,孕婦起居所忌

便產須知曰:

勿亂服藥,勿過飲酒,勿妄針灸,勿向非常地使,勿舉重登高涉險,勿恣慾行房。心有大驚,犯之難產,子必癲癇。

勿多睡臥,時時行步。勿勞力過度,使腎氣不足,生子解顱。

衣毋太溫,食毋太飽,若脾胃不和,榮衛虛法,子必羸瘦多病。

如犯修造動土,犯其土氣,令子破形殞命。刀犯者形必傷,泥犯者竅必塞,

打擊者包青黯,繫縛者相拘攣,若有此等,驗如影響,切宜避之。

〔慎齋按〕已上二條,序胎前調埋避忌之法也。

第五十節,經論懷子無邪脈

素問曰:

何以知懷子之且生?曰:身有病而無邪脈也。

馬玄臺曰:

身有病者,經閉也;無邪脈者,尺中之脈和勻也。

婦人懷妊一月,則陰陽之精尚未變化。二月則精氣正變,其氣熏蒸,衝胃而為惡阻。至三四月,則惡阻少止,脈甚滑疾,蓋男女正成形質,其氣尚未定也。至五六月已後,形質已定,男女既分。及八九十月,其脈平和,如無娠然。非醫者深明脈理,病者確明其故,難以診而知也。脈訣云:「滑疾不散胎三月,但疾不散五月母。」至六月後,則疾速亦無矣,然則始終洪數不變者,其氣甚盛,不可一例拘也,故帝問懷子將生者,何以知之,正此意耳。伯言身雖有經閉之病,而無經閉之脈,彼經閉之脈,尺中來而斷絕,或按之全無者是也,此則脈體平和勻靜,乃無病脈,至八月九月十月而然,正懷子將生之候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