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節,診胎脈在手足少陰二經

潘碩甫曰:

女人以血為本,血旺是為本足,氣旺則血反衰,故女人以血勝氣者為貴。

少陰動甚者,手少陰之脈也。心主血,動甚則血旺,血旺易胎,故云有子。

即內經所謂婦人手少陰脈動甚,妊子是也。

尺脈者,左尺足少陰筲之脈也。腎為天一之水,主子宮以繫胞,孕胎之根蒂也,滑利則不枯濇,有替替含物之象,故妊娠。即經所謂陰搏陽別,謂之有子;

叔和所謂尺中之脈,按之不絕,同義也。

即此滑利之脈,應指疾而不散,滑為血液,疾而不散,乃血液斂結之象,

是為有胎三月。

若但疾而不散,是從虛漸實,血液堅凝,轉成形體,故不滑,此妊娠五月之脈也。

第五十五節,胎孕脈訣

崔紫虛曰:

陰搏於下,陽別於上,血氣和調,有子之象。手之少陰,其脈動甚,尺按不絕,此為有孕。

少陰屬心,心主血脈,腎為胞門,脈應於尺,或寸脈微,關滑尺數,往來流利,如雀之啄,或診三部,浮沉一止,或平而虛,當問月水,婦人有病,而無邪脈,此孕非病,所以不月。

〔慎齋按〕

已上六條,序婦人胎孕之脈也。

內經平人氣象論云:「婦人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

又陰陽別論云:「陰搏陽別,謂之有子。」

此兩語原兼心與腎二經並論也,手少陰主心,心生血,婦人以血養胎,故血旺則易孕。

始受胎時,精與血凝聚不散,故心脈厥厥而動也。

陰搏者,太僕註尺中也,尺脈搏手,搏即動甚之義,足少陰屬腎,腎主精,女子以繫胞,而子宮在焉,精射胞門,則子宮之氣,裹血綑縕,

故應手而搏擊於陽脈之上。

內經原兩明其義,自全元起改手少陰為足少陰,後人遂有議太僕註手少陰之誤,有從全本,不 從王本之說,豈知王註陰搏之陰謂尺中,則知心與腎原兼診之,妊孕可推也。予初讀內經,頗惑此句為難解,必經文兩句合看始明,今得仲甫碩甫二論,更瞭如也,因附辨之。

第五十六節,辨男女以左右之脈

王叔和曰:

「婦人妊娠四月,欲知男女法,左疾為男,右疾為女,俱疾為生二子。」

又曰:「左脈尺內偏大為男,右尺內偏大為女,左右俱大產二子。」大者,如實狀也,

即陰搏陽別之義,尺脈實大,與寸脈殊別,但分男左女右也。

又曰:「左脈沉實為男,右脈浮大為女。」

第五十七節,辨男女以左右陰陽虛實論

張景岳曰:

以左右分陰陽,則左為陽,右為陰。

以尺寸分陰陽,則寸為陽,尺為陰。

以脈體分陰陽,則鼓搏沉實為陽,虛弱浮澀為陰。

諸陽實者為男,諸陰虛者為女,庶為一定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