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素問

金匱真言論篇第四

 

黃帝問曰:

天有八風,經有五風,何謂?

岐伯對曰:

八風發邪,以為經風,觸五藏,邪氣發病。
所謂得四時之勝者,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
所謂四時之勝也,東風生於春,病在肝,俞在頸項;
南風生於夏,病在心,俞在胸脇;
西風生於秋,病在肺,俞在肩背;
北風生於冬,病在腎,俞在腰股;
中央為土,病在脾,俞在脊。

故春氣者病在頭,夏氣者病在藏,秋氣者病在肩背,冬氣者病在四支。

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脇,長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風瘧,冬善病痺厥。

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
春不病頸項,仲夏不病胸脇;
長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風瘧;
冬不病痺厥,飱泄而汗出也。
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於精者,春不病溫。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風瘧。此平人脈法也。

故曰陰中有陰,陽中有陽。
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
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
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
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
故人亦應之。

夫言人之陰陽,則外為陽,內為陰。
言人身之陰陽,則背為陽,腹為陰。
言人身之藏府中陰陽。則藏者為陰,府者為陽。

肝心脾肺腎五藏皆為陰,

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府皆為陽。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
為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為施鍼石也。
故背為陽,陽中之陽,心也;
背為陽,陽中之陰,肺也;
腹為陰,陰中之陰,腎也;
腹為陰,陰中之陽,肝也;
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帝曰:

五藏應四時,各有收受乎?

岐伯曰:

有。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藏精於肝,其病發驚駭,其味酸,其類草木,其畜雞,其穀麥,其應四時,上為歲星,是以春氣在頭也,其音角,其數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精於心,故病在五藏,其味苦,其類火,其畜羊,其穀黍,其應四時,上為熒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脈也,其音徵,其數七,其臭焦。

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藏精於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類土,其畜牛,其穀稷,其應四時,上為鎮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宮,其數五,其臭香。

西方白色,入通於肺,開竅於鼻,藏精於肺,故病在背,其味辛,其類金,其畜馬,其穀稻,其應四時,上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數九,其臭腥。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藏精於腎,故病在谿,其味鹹,其類水,其畜彘,其穀豆,其應四時,上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數六,其臭腐。


故善為脈者,謹察五藏六府,一逆一從,陰陽表裏,雌雄之紀,藏之心意,合心於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謂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