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節,妊娠腹痛屬子臟寒

金匱要略曰:

婦人懷妊六七月,脈弦,發熱,其胎愈脹,腹痛惡寒者,少腹如扇,所以然者,子臟開故也,當以附子湯溫其臟。

徐忠可曰:

六七月胃肺養胎,而氣為寒所滯,故胎愈脹。

寒在內,腹痛惡寒有屬表者,此連腹痛,則知寒傷內矣。

少腹如扇,陣陣作冷,若或扇之,此狀惡寒之異也,且獨在少腹,因子臟受寒不能合,故少腹獨甚。

開者,不歛也。子臟,即子宮。

附子能入腎,溫下焦,故宜附子湯溫其經。

第四十二節,妊振心腹痛屬宿冷風寒

大全曰:

妊娠心腹痛,或宿有冷疼,或新觸風寒,皆因實虛而致發動也。

邪正相擊,而併於氣,隨氣上下,上衝於心則心痛,下攻於腹則腹痛;妊娠痛,邪正二氣,交攻於內。

若不差,痛衝胞胎,必致動胎,甚則傷墮。

第四十三節,妊娠心腹痛屬痰飲與實氣相搏

陳良甫曰:

妊娠心腹疼痛,多是風寒濕冷痰飲,與臟氣相擊,故令腹痛,攻不已,則致胎動。

第四十四節,妊娠胸腹剌痛屬忿怒憂思

大全曰:

妊娠四五月後,每常胸腹間氣刺滿痛,或腸鳴,以致嘔逆減食,此由忿怒憂思過度,飲食失節所致。

蔡元度寵人有子,夫人怒慾逐之,送成此病,醫官王師復處以木香散,莪朮、木香、丁香、甘草,鹽湯下,三服而愈。

方約之曰:

此方所言,婦人念怒憂思過度,以致胸腹間氣刺滿痛,此言良是。

蓋婦人上有舅姑丈夫,事觸物忤,不能自決,憂思念怒,沉鬱於中。故丹溪云:

「氣鬱便是火,火載胎上,榮衛不通,則胸腹間脹滿痛作矣。」

〔慎齋按〕

已上四條。序胎前腹痛,有風寒、客邪、痰飲、七情,為有餘之病也。

第四十五節,妊娠腹痛屬胞阻

金匱要略曰:

假令妊娠腹中痛,為胞阻,膠艾湯主之。

徐忠可曰:

胞阻者,阻其欲行之血,而氣不相順也。

四物湯養陰補血。血妄行,必挾風而為痰濁,膠以騾皮為主,能去風;以濟水煎成,能澄濁。艾性溫而善行,能導血歸經。甘草和之,使四物不偏於陰,此三味之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