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妊娠咳嗽分證用藥之法

薛立齋曰:

前證若秋間風邪傷肺,金沸草散。夏間火邪剋金,人參平肺散。

冬間寒邪傷肺,人參敗毒散。春間風邪傷肺,參蘇飲。

若脾肺氣虛,六君子加歸、芎、桔梗。若血虛,四物加桑皮、杏仁、桔梗。腎火上炎,六味丸加五味。脾胃氣虛,為風寒所傷,補中湯加桑皮、杏仁、桔梗。蓋肺屬辛金,生於己土,嗽久不已,多因脾虛,不能生肺氣,腠理不宙,致外邪復感,或因肺虛,不能生水,致陰火上炎,治法當壯土金,生腎水,以安胎為要。〔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胎前有咳嗽證也。咳嗽屬肺病,大全主於外感寒邪,丹溪主於內傷肺燥,若立齋則分四時所感,五臟均受,有風寒火之不同,外感內傷之各別,雖不耑屬胎前咳嗽論,而治法無殊,總兼安胎為主也。

第十二節,妊娠傷寒以清熱安胎為主

萬密齋曰:

妊娠傷寒,專以清熱安胎為主,或汗或下,各隨五臟表裏所見脈證主治,勿犯胎氣。

第十三節,妊娠傷寒不可犯胎

吳蒙齋曰:

妊娠傷寒,六經治例皆同,但要安胎為主,凡藥中有犯胎者,不可用也如藿香正氣散、十味芎蘇散、參蘇飲、小榮胡湯之類,有半夏能犯胎,如用須去之。如桂、附、硝、黃等藥,皆動胎,凡用必須斟酌。

大抵妊娠傷寒合用湯劑,必加黃芩、白朮能安胎,或與此二味煎湯與之。如妊婦素稟弱者,藥中四物佐之,不可缺。如用小柴胡,去半夏,加白朮,合四物湯用之,可以保胎除熱,其效如神,餘倣此用之則妙矣。〔慎齋按〕白朮、黃芩為安胎之聖藥,此丹溪之妙論也。丹溪以胎前須清熱,故用黃芩;胎前須健脾燥濕,故用白朮。若妊娠傷寒,為三陽經病,如頭痛惡寒發熱,白朮可遽用之乎?而謂其保胎除熱,是關門趕賊矣。

第十四節,妊娠傷寒用六合湯法

醫壘元戎曰:

胎前病,惟當安胎順氣,若外感四氣,內傷七情,以成他病,治法與男子無異,當於各證類中求之。但胎前病動胎之藥,切須詳審,當以四物湯,加減六合湯。〔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胎前有傷寒證也。

傷寒六經傅變,婦人與男子無殊,惟妊婦患此,其用藥汗下溫之中,當以保胎為主。其一切犯胎之藥,當酌之,不可云有故無殞,而毒藥亂投,以致傷胎夭枉也。

第十五節,妊娠瘧疾寒熱屬氣血虛損所致

產寶百問曰:

瘧者寒熱之疾,皆因於風寒也。風為陽邪,化氣而為熱;寒為陰,化氣而為寒。陰陽相反,邪正更作,或陰併於陽,則陰實陽虛,若陽併於陰,則陽實陰虛。或先傷於風,後傷於寒,則先熱後寒。或先傷於寒,後傷於風,則先寒後熱。作止有時,故名為瘧。經云:「夏傷於暑,秋必病瘧。」此因暑氣所傷也。若妊娠寒熱,皆因氣血虛損,風寒乘之,致陰陽并挾,寒熱互見。經云:「陽微惡寒,陰弱發熱。」此皆虛之所致,不因暑氣所作。若寒熱不已,熏蒸其胎,胎必傷,人參羌活湯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