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節,妊娠瘧疾用藥以安胎為主

何松庵曰:

妊娠病瘧,寒熱俱作;氣為陽,陽虛則惡寒;血為陰,陰虛則發熱;蓋懷胎最怕寒戰,筋骨皆振,易動其胎。用藥者必以安胎為首務,蓋脾胃虛弱,飲食停滯,或為暑邪所感,六君子加桔梗、蒼朮、藿香。若外邪多飲食少,藿香正氣散。外邪少飲食多,人參養胃湯去半夏。熱多寒少者,清脾飲去半夏。虛者,用四獸飲。四君子加陳皮、半夏、草果、大棗。若久不愈,六君子為主,佐以安胎藥。

第十七節,妊娠即瘧屬肝虛血燥

趙養葵曰:

有患胎瘧者,一遇有胎,瘧病即發。此人素有肝火,遇有孕則水養胎元,肝虛血燥,寒熱往來,似瘧非瘧也。以逍遙散清盰火,養肝血,兼六味丸,以滋化源。〔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胎前有瘧疾證也。妞娠瘧疾,或有風寒暑熱之邪,或有氣血虛損之候,寒熱交作,頷戰股慄,百節振搖,墮胎最易。故古人用藥,先以安胎為急,但邪不去則胎亦未必安,故安胎莫先於去邪,而去邪如常山草果、檳榔、厚朴、麻桂、大黃,又末可浪投,惟發表之中兼補氣,清熱之中兼養血為當耳。

第十八節,妊娠痢疾屬飲食生冷

陳良甫曰:

妊娠飲食生冷,脾冑不能剋化,致令心腹疼痛。若血分病則色赤,氣分病則色自,血氣俱病,則赤白相雜。若熱乘大腸,血虛受患,則成血痢矣。

第十九節,妊娠痢疾屬相火上炎

壺仙翁曰:有婦妊娠,病痢不止,診其脈,虛而滑,兩關若濇,此由胎氣不和,相火上炎而有熱,似痢實非痢也。用黃芩、白朮以安胎,四物生地以調血,數劑而安。

第二十節,妊娠痢疾屬下元氣虛

薛立齋曰:

有婦妊娠久痢,用消導理氣之劑,腹內重墜,胎氣不安,又用阿膠、艾葉之類,不應。此腹重墜,下元氣虛也;胎動不安,內熱盛也;用補中湯而安,又用六君子湯,全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