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節,妊娠作喘屬毒藥傷胎

呂滄州曰:

有婦胎死於腹,病喘不得臥,醫以風邪傷肺治之。診其脈,氣囗盛人迎一倍,左關弦動而疾,兩尺俱短而離經。因曰:「病蓋得之毒藥動血,以致胎死不下,奔迫而上衝,非風寒作喘也。」大劑芎歸湯,加催生藥服之,夜半,果下一死胎而喘止。其夫曰:「病妾誠有懷,以室人見嫉,故藥去之。」眾所不知也。〔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胎前有喘證也。

內經論喘,屬於肺經為病。若妊娠氣喘,有乍感風寒而不得臥者,客邪勝也,發散自愈,參蘇飲主之,三拗湯在所斟酌。若脾虛,四肢無力,肺虛不任風寒,腎虛腰痠,短氣不能步,猝然氣喘不息,此脾肺素虧,母虛子亦虛,腎氣不歸元,而上乘於肺也,生脈散,補中湯去升、柴,加沉香、補骨主之。產寶一條,是泛論喘證,有五臟相乘,非論胎前病也。丹溪火動作喘,此胎前最多。至於毒藥傷胎病喘,時浴住往有之,病機之不可不察者也。

第三十二節,婦人無故悲傷屬於臟躁

張仲景曰:

婦人臟躁,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甘草小麥大棗湯主之。

第三十三節,婦人臟躁悲傷治療驗

許學士曰:

有一婦人,數次無故悲泣不止,或末有祟,祈禳請禱備至,終不應。予憶金匱有此證急治藥,盡劑而愈,古人識病制力,種種妙絕如此。

第三十四節,妊婦臟躁悲傷治驗

陳良甫曰:

記管先生治一妊娠四五月,臟躁悲傷,遇晝則慘慼淚下,如有所憑,與仲景大棗湯而愈。

第三十五節,妊婦悲哀煩躁證用藥法

薛立齋曰:

有一妊婦,悲哀煩躁,其夫詢之,云我無故,但欲自悲耳,用仲景方,又用淡竹茹湯,佐八珍湯。但前證或因寒水攻心,或肺有風邪者,宜審察治之。〔慎齋按〕已上四條,序臟躁悲傷證。仲景、學士二條,是概病機也。良甫立齋二條,力主妊娠見證。無故悲傷屬肺病,臟躁者,肺之臟躁也,胎前氣血壅養胎元,則津液不能充潤,而肺為之躁,肺躁當補母,故有甘草、大棗以補脾,若立齋用八珍湯補養氣血,真佐前人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