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產後證(上)

第一節,臨產將息之法

婦人良方曰:

妊娠至臨月,當安神定慮,時常步履,不可多睡飽食,過飲酒醴雜藥。

欲產時,不可多人喧鬨愴惶,若見漿水,腰間痛甚,是胎已離經,力用藥催生坐草,不可早服催生藥,早坐草,慎之。

第二節,臨產調護用藥之法

薛立齋曰:

欲產時,覺腹內轉動,即當正身仰臥,待兒轉身向下。時作痛,試捏產母手中指,中節或本節跳動,方臨盆即產。若初覺不可仰臥,以待轉胞。或未產而水頻下,此胞衣已破,血水先乾,必有逆生難產之患。若胞衣破,不得分娩,用保生無憂散以固其血。如血已耗損,八珍湯加益母草,濃煎,時飲之。凡孕婦止腹痛,未產也;連腰痛者,將產也;腎候於腰,胞繫於腎故也。凡孕有生息不順,宜囑穩婆只說未產,或遇雙胎,只說胞衣,恐驚則氣散,愈難生息。大抵難產,多患鬱悶安佚富貴之家。治法雖云「胎前順氣,產後補血。」不可專執,若脾胃不實,氣血不充,宜預調補之。

第三節,臨產預備必用之藥

婦人良方曰:

花蕊石散,為血入胞衣,脹大不能下,或惡露上攻。佛手散,冶血虛危證。加味芎歸湯,入龜板,治交骨不開。蓖麻子,治胎衣不下。失笑散,治惡露腹痛,不省人事。酥油調滑石塗入產門,為滑胎之聖藥。清魂散,治血暈諸證。平胃散、朴硝、水銀,為腐化死胎之劑。皆為臨產時緊要之藥也。若氣血虛損,以八珍、十全湯加減。

第四節,臨產腹痛宜辨弄胎試胎二候

便產須知曰:

臨月或腹痛,或作或止,或一二日、三五日,胎水已來,腹痛無已時,名曰弄胎,非當產也。又有一月前,忽然腹痛,如欲便生,名曰試胎,非當產也。凡腹痛,胎水來與不來,俱不妨事,但當寬心候時。若果當生,痛極不已,腰間重脹,榖道挺併,漿水淋下,其兒遂生。蓋產自有時,如果熟香瓢,瓜熟蒂落是也。〔慎齋按〕已上四條,序臨產時有將息調護之法,有預備必用之藥。若弄眙試胎一條,亦臨產或有之事,不可倉惶鹵莽,反致有害也。

第五節,難產由於安逸氣滯

大全良方曰:

婦人以血為主,惟氣順則血和,胎安則產順。

今富貴之家,過於安逸,以致氣滯而胎不轉,或為交合,使精血聚於胞中,皆致難產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