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節,產後十八證

大全曰:

產後十八證,一曰因熱病胎死腹中,二曰難產,三曰胞衣不下,四曰血暈,五曰口乾心悶,六曰乍寒乍熱,七日虛痛,八曰乍見鬼神,九曰月內不語,十曰腹痛泄瀉,十一曰遍身疼痛,十二曰血崩,十三曰血氣不通咳嗽,十四曰寒熱心痛,十五曰月侯不來,十六曰口鼻黑氣及鼻衄,十七曰喉中氣喘急,上二證俱不治十八曰中風。

第二十七節,產後危證有三沖三急

張飛疇曰:

產後諸證,非行血則邪不去,即諸虛證,亦須血行,其氣乃復,第行之有方,不可過峻。凡產後危證,莫如三沖三急,三沖者,敗血沖肺、沖心、沖胃也。三急者,新產之嘔吐、泄瀉、多汗也。其用藥則有三禁,佛手散,以川芎能發汗也。禁四物湯,以地黃能作瀉也。禁小柴胡湯,以黃芩能阻惡露也。然皆產後常法,設有風寒、發熱、喘脹、下痢、危急證候,亦將守此,致令坐斃乎。古人未嘗不用汗下,不用寒涼,而暴病勢緊,不得不猛治者,下手稍軟,畏縮逡巡,去生便遠。惟病氣久衰者,非但不可峻攻,亦不可峻補,必緩劑輕劑,以俟胃氣之復耳。

第二十八節,產後諸證其源有三

方約之曰:

產後之證多端,其源有三,曰血虛火動,曰敗血妄行,曰飲食過傷,何以明之?氣屬陽,血屬陰,產後去血過多,血虛火動,為煩躁獲熱之類,一也。虛火上載,敗血妄行,為頭暈腹痛之類,二也。經云:「少火生氣,壯火食氣。」東垣云:「火為元氣之賊。」產後火傷元氣,脾胃虛弱,若飲食過傷,為痞滿泄瀉之類,三也。治法,血虛火動則補之,敗血妄行則散之,飲食過傷則消之。但人元氣有虛實,疾病有淺深,治療有難易,又不可一概論也。〔慎齋按〕已上五條,序婦人新產後有諸證之變現也。產後見證多端,仲景下三條,其大略也,約之一條尤切要。而產後犯之者眾,但云壯火食氣,產後火傷元氣,致脾胃虛弱,飲食過鬱,為痞瀉證。夫產後之火,虛乎實乎,況痞滿泄瀉,亦不專主壯火為害也,立論不能無弊。

第二十九節,產後戒食湯

孫真人曰:

產後後七日內,惡血未盡,不可服湯,侯臍下塊散,乃進羊肉湯,有痛甚者,不在此,侯二三日消息,可服澤蘭丸。

第三十節,產後戒飲酒

產寶曰:

纔產不得與酒,緣酒引血,迸入四肢,產母臟腑方虛,不禁酒力,熱酒入腹,必致昏悶,不可多飲,時呷少許,可以避風邪,養氣血,下惡露,行乳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