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節,產後戒服童便

胎產須知曰:

新產候,童便不宜亂服。大全云:「產畢,可飲熱童便一盞。」即一熱字,或與藥同服,或與酒同服,童便有益陰降火之功,無寒涼凝瘀之患,則童便不宜單服明矣。況童便必擇清白無臭味者佳,若黃濁不堪,則氣既混雜,味亦腥羶,此時產母氣血已虛,胃氣甚薄,飲之必至嘔惡泄潟,非徒無益,而反害之。

第三十二節,產後戒食雞子夥鹽

朱丹溪曰:

初產之婦,將護之法,不可失宜,肉汁發陰經之火,易成內傷,先哲具有訓戒,何以羊雞濃汁作糜服之乎。若兒初產,母腹頓寬,便啖雞子,且吃夥監,不思雞子難化,夥監發熱,必須卻去夥監諸肉食,與白粥將理,以鯗魚淡煮食之。半月後,方與少肉,雞子豁閉淡煮,大能養胃卻疾也。

第三十三節,產後戒早行房

孫千金曰:

凡產後滿百日,乃可會合;不爾,至死虛羸百疾滋長,慎之。凡婦人患風氣,臍下虛冷,莫不由早行房故也。〔慎齋按〕已上五條,序產後有飲食起居之戒也。新產調理,已載大全一條之內,而飲食之不節,起居之不慎,此五者猶所易犯,故再序以示人節戒之意。

第三十四節,產後病戒用發表一切不可用風藥

朱丹溪曰:產後一切病,皆不可發表。產後病多是血虛,故不可用風藥發表出汗。

第三十五節,產後戒服黑神散熱藥論

張子和曰:

婦人產餘之疾,皆是敗血惡物,發作寒熱,臍腹撮痛,食飲稍減,醫者不察,謂產後氣血俱虛,便用溫熱之劑,養血補虛,止作寒治,舉世皆然。

豈知婦人之孕,如天地孕物,物以陰陽和合而後生,人亦陰陽和合而後孕,偏陰偏陽,豈有孕乎,此與禾黍瓜果之屬何異?水旱不時,則華之與實俱萎落矣,此又與孕而不育者何異?七月立秋後十八日,寸草不結者,天寒故也,婦人妊娠,終十月,無難而生,反謂之寒,何不察理之甚也。

竊譬之治磚者,炎火在下,以水沃窯之顛,遂成磚矣,磚既出窯,窯頓寒耶。世俗竟傳黑神散治產後十八證,非徒不愈,經脈閉涸,前後淋悶,嘔吐痰嗽,凡百熱證生矣。若此誤死者,不可勝計。

曷若四物與涼膈散對停,大作湯劑下之,利以數行,惡物俱盡,後服甘淡之劑自愈。〔慎齋按〕子和以產後不可服熱藥,而以治磚為喻,夫磚未出窯,其熱為實熱,碑既出窒,則熱為虛熱矣。胎在腹,當用清熱養血,胎既產,惡露行而氣血虛,虛則生寒,黑神散固不可多服久服,而任以涼膈散大黃、連翹之苦寒則誤矣。矯枉之論,殊未盡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