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節,新產後先消瘀血為第一義

葉以潛曰:

良方云:「產後以去敗血為先,血滯不快,乃成諸病。」夫產後元氣既虧,運行失度,不免瘀血停留,治者必先逐瘀,瘀消然後方可行補,此第一義也。今人一見產後有內虛證,遽用參、耆甘溫之劑,以致瘀血攻心而死,慎之。〔慎齋按〕已上一條,序產後有先消瘀之治也。產後證虛者固多,而虛中見實,莫如瘀血停滯一證為喫緊,此條最宜留意。

第四十二節,產後不可作諸虛不足治

張子和曰:

產後慎不可作諸虛不足治之,必變作骨蒸寒熱,飲食不入,肌膚瘦削,經水不行。經曰:「寒則衰飲食,熱則消肌肉。」人病瘦削,皆粗工以藥消煤之故也,嗚呼,人之死者,豈為命乎。〔慎齋按〕產後證,虛者多,實者少,子和以為慎不可作諸虛不足治,是必以攻伐唆厲為法矣,產後而亦可任汗吐下之三法乎。趙嗣真嘆子和之書,其詞直,其義明,顧其一,不顧其二,知言哉。

第四十三節,產後以大補氣血為主

朱丹溪曰:產後有病,先固氣血,故產後以大補氣血為主,雖有雜證,以末治之。

汪石山曰:產後百日之內,縱有雜證必遵丹溪之法,以末治之,當大補氣血為主,不可攻擊,此正論也。

第四十四節,產後先補氣血兼用消

陳良甫曰:

產後元氣大脫,新血未生,概以大補氣血為主。如惡露未盡,補藥中入行血藥。如感冒風寒停滯,亦須先補,然後發散消導,勿得泛用唆厲傷氣血之藥。

第四十五節,產後去邪必兼補劑

何松庵曰:

產後氣血大損,諸事必須保重,切不可恃健勞碌,致內傷外感六淫七情諸證,為患莫測。故產後證,先以大補氣血為主,雖有他證,以末治之;或欲去邪,必兼補劑為當,不宜耑用峻厲,再損血氣。〔慎齋按〕已上四條,序治產後有攻補之法也。子和之論,耑主攻邪;丹溪之論,耑主補虛;兩賢之法,各自有見,而丹溪之說為長,故必合良方、正宗二說以參之,乃攸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