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節,產後服生化湯論

產寶新書曰:

產後氣血暴虛,理當大補,但惡露未盡,用補恐致滯血,惟生化湯行中有補,能生又能化,真萬全之劑也。

如四物湯,產後誤人多矣,地黃性滯,白芍酸寒伐生氣,生化湯除此二味,加以溫中行血之劑如產後兒枕作痛,世多用消塊散血之劑,然後議補,又有消與補混施,不知舊血雖當消化,新血亦當生養,若專攻舊,則新血轉傷,世以回生丹治產,用攻血塊下胞衣,蕅死胎,雖見速效,其元氣未免虧損,生化湯因藥性功用而立名也。

產後血塊當消,而新血亦當生,若專用消,則新血不生,專用生,則舊血反滯。考諸藥性,多芎、歸、桃仁三味,善攻舊血,驟生新血;佐以黑薑、炙草,引三味人於肺肝,生血利氣;五味共方,行中有補,實產後聖藥也。產婦胞衣一破,速煎一帖,候兒頭下地即服,不拘半產正產,雖平安,少壯婦無恙者,俱宜服一二帖,以消血塊而生新血,自無血暈之患。

若胎前素弱,至產後見危證,不厭頻服,病退即止,若照常日服一帖,

豈能扶將絕之氣血也。如血塊痛,加肉桂三分,紅三分,益母草五錢。

如產後勞甚血崩,形色虛脫,加人參三四錢。如汗出氣促,人參倍加。

〔慎齋按〕生化湯一方,,載之產寶新書,凡產後一切證,俱以是方為加減,頗穩當可法,故錄之。與婦人良方所載,用加味四君子、四順理中,一治產證,一治脾胃,可並參之。

第五十二節,產後胞衣不下屬冷乘血澀

大全曰:

兒產出,胞衣不落,謂之息胞。

由初產時用力,兒出體已疲憊,不復能用力,產胞經停之間,外冷乘之,則血道澀,故胞衣不出。急以藥治之,庶不妨害於兒,所奈胞系連臍帶,胞不下,即不得以時斷臍,浴洗冷氣傷兒成病。舊法胞衣不出恐損兒,依法截臍而已。

第五十三節,產後胞衣不下屬血入胞中

郭稽中曰:

胎衣不下者何?曰:母生子訖,流血入衣中,衣為血所脹,故不得下。治稍緩,脹滿腹中,上沖心胸,疼痛喘急者難治。

服奪命丹,逐去衣中之血,血散脹消,胞衣自下,牛膝湯亦效。

第五十四節,產後胞衣不下有虛實之分

薛立齋曰:

胞衣不下有二,有因惡露入衣,脹不能出,有因元氣虧損,虛而不能出。惡露流入衣中者,腹必脤痛,用奪命丹或失笑散以消瘀血,緩則不救。元氣虛蒻不能送下者,腹中不脹痛,用保生無憂散以固元氣。

第五十五節,產後胞衣不下急斷臍帶法

寶慶方曰:

婦人百病,莫甚於生產,產科之難,臨產莫重於催生,既產莫甚於胞衣不下,惟有花蕊石散一藥最為緊要。更有一法,產訖胞衣不下,停久,非特產母疲倦,又血流胞中,必致危篤。宜急斷臍帶,以物 繫墜,使血不潮入胞中,則胞衣自萎縮而下,只要產母安心,以物繫墜之時,宜用心先繫,然後截斷,不爾,胞上掩心而死,慎之。〔慎齋按〕已上四條,序產後有胞衣不下之證也。胞衣不下,有冷乘血凝,有血流衣脹,有元氣虛脫三證,當分因用藥急治。如冬天嚴寒,風冷乘虛而入,胞冷血凝而不下,則當用奪命丹、牛膝散、桂附熱藥以下之。如血入胞衣脹滿,惡露不下,則當用失笑散、花蕊石散、逐血消瘀藥以下之。若元氣弱,氣血虧損,不能下,則當用無憂散、生化湯以溫補之。寒熱虛實之際,不可不詳審施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