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素問

玉機真藏論篇第十九

 

黃帝問曰:

春脈如弦,何如而弦。

歧伯對曰:

春脈者肝也,東方木也,萬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氣來,耎弱輕虛而滑,端直以長,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曰:
何如而反。

歧伯曰:

其氣來實而強,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實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

春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

太過則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巔疾;其不及,則令人胸痛引背,下則兩胠滿。

帝曰:

善。 夏脈如鉤,何如而鉤。

歧伯曰:

夏脈者心也,南方火也,萬物之所以盛長也,故其氣來盛去衰,故曰鉤,反此者病。

帝曰:

何如而反。

歧伯曰:

其氣來盛去亦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盛去反盛,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

夏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

太過則令人身熱而膚痛,為浸淫;其不及,則令人煩心,上見欬唾,下為氣泄。

帝曰:

善。秋脈如浮,何如而浮。

歧伯曰:

秋脈者肺也,西方金也,萬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氣來,輕虛以浮,來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帝曰:

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氣來,毛而中央堅,兩傍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毛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

秋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

太過則令人逆氣而背痛,慍慍然;其不及,則令人喘,呼吸少氣而欬,上氣見血,下聞病音。

帝曰:

善。 冬脈如營,何如而營。

歧伯曰:冬脈者腎也,北方水也,萬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氣來,沈以搏,故曰營,反此者病。

帝曰:

何如而反。

歧伯曰:

其氣來如彈石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其去如數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

冬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解,脊脈痛而少氣不欲言;其不及,則令人心懸如病飢,中清,脊中痛,少腹滿,小便變。

帝曰:善。

帝曰:

四時之序,逆從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

歧伯曰:

脾脈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帝曰:

然則脾善惡,可得見之乎。

歧伯曰:

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

帝曰:

惡者何如可見。

歧伯曰:

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鳥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帝曰:

夫子言脾為孤藏,中央土以灌四傍,其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

歧伯曰:太過,則令人四支不舉;其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名曰重強。

帝瞿然而起,再拜而稽首曰:

善。吾得脈之大要,天下至數,五色脈變,揆度奇恒,道在於一,神轉不迴,迴則不轉,乃失其機,至數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藏之藏府,每旦讀之,名曰玉機。

五藏受氣於其所生,傳之於其所勝,氣舍於其所生,死於其所不勝。病之且死,必先傳行至其所不勝,病乃死。此言氣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氣於心,傳之於脾,氣舍於腎,至肺而死。心受氣於脾,傳之於肺,氣舍於肝,至腎而死。脾受氣於肺,傳之於腎,氣舍於心,至肝而死。肺受氣於腎,傳之於肝,氣舍於脾,至心而死。腎受氣於肝,傳之於心,氣舍於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一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黃帝曰:

五藏相通,移皆有次,五藏有病,則各傳其所勝。不治,法三月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傳五藏而當死,是順傳所勝之次。故曰:別於陽者,知病從來;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是故風者百病之長也,今風寒客於人,使人毫毛畢直,皮膚閉而為熱,當是之時,可汗而發也;或痺不仁腫痛,當是之時,可湯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於肺,名曰肺痺,發欬上氣。弗治,肺即傳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痺,一名曰厥,痛出食,當是之時,可按若刺耳。弗治,肝傳之脾,病名曰脾風,發癉,腹中熱,煩心出黃,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可浴。弗治,脾傳之腎,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熱而痛,出白,一名曰蠱,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弗治,腎傳之心,病筋脈相引而急,病名曰瘛,當此之時,可灸可藥。弗治,滿十日,法當死。腎因傳之心,心即復反傳而行之肺,發寒熱,法當三歲死,此病之次也。

然其卒發者,不必治於傳,或其傳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憂恐悲喜怒,令不得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因而喜大虛則腎氣乘矣,怒則肝氣乘矣,悲則肺氣乘矣,恐則脾氣乘矣,憂則心氣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變,及其傳化。傳,乘之名也。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其氣動形,期六月死,真藏脈見,乃予之期日。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期一月死,真藏見,乃予之期日。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身熱脫肉破,真藏見,十月之內死。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肩髓內消,動作益衰,真藏來見,期一藏死,見其真藏,乃予之期日。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腹內痛,心中不便,肩項身熱,破脫肉,目匡陷,真藏見,目不見人,立死,其見人者,至其所不勝之時則死。急虛身中卒至,五藏絕閉,脈道不通,氣不往來,譬如墮溺,不可為期。其脈絕不來,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脫,真藏雖不見,猶死也。真肝脈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責責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澤,毛折,乃死。真心脈至,堅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澤,毛折,乃死。真肺脈至,大而虛,如以毛羽中人膚,色白赤不澤,毛折,乃死。真腎脈至,搏而絕,如指彈石辟辟然,色黑黃不澤,毛折,乃死。真脾脈至,弱而乍數乍疏,色黃青不澤,毛折,乃死。諸真藏脈見者,皆死,不治也。

黃帝曰:

見真藏曰死,何也。

歧伯曰:
五藏者,皆稟氣於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氣者,不能自致於手太陰,必因於胃氣,乃至於手太陰也,故五藏各以其時,自為而至於手太陰也。故邪氣勝者,精氣衰也,故病甚者,胃氣不能與之俱至於手太陰,故真藏之氣獨見,獨見者病勝藏也,故曰死。

帝曰:

善。

黃帝曰:

凡治病,察其形氣色澤,脈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無後其時。形氣相得,謂之可治;色澤以浮,謂之易己;脈從四時,謂之可治;脈弱以滑,是有胃氣,命曰易治,取之以時。形氣相失,謂之難治;色夭不澤,謂之難已;脈實以堅,謂之益甚;脈逆四時,為不可治。必察四難,而明告之。所謂逆四時者,春得肺脈,夏得腎脈,秋得心脈,冬得脾脈,其至皆懸絕沈濇者,命曰逆四時。未有藏形,於春夏而脈沈濇,秋冬而脈浮大,名曰逆四時也。病熱脈靜,泄而脈大,脫血而脈實,病在中脈實堅,病在外脈不實堅者,皆難治。

黃帝曰:

余聞虛實以決死生,願聞其情。

歧伯曰:五實死,五虛死。

帝曰:
願聞五實五虛。

歧伯曰:

脈盛,皮熱,腹脹,前後不通,悶瞀,此謂五實。脈細,皮寒,氣少,泄利前後,飲食不入,此謂五虛。

帝曰:

其時有生者,何也。

歧伯曰:

漿粥入胃,泄注止,則虛者活;身汗得後利,則實者活。此其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