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素問

陽明脈解篇第三十

 

黃帝問曰:

足陽明之脈病,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鐘鼓不為動,聞木音而驚,何也,願聞其故。

歧伯對曰:

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土也,故聞木音而驚者,土惡木也。

帝曰:

善。其惡火,何也。

歧伯曰:

陽明主肉,其脈血氣盛,邪客之則熱,熱甚則惡火。

帝曰:

其惡人何也。

歧伯曰:

陽明厥則喘而惋,惋則惡人。

帝曰:

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

歧伯曰:

厥逆連藏則死,連經則生。

帝曰:

善。病甚則棄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數日,踰垣上屋,所上之處,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

歧伯曰:

四支者,諸陽之本也,陽盛則四支實,實則能登高也。

帝曰:

其棄衣而走者,何也。

歧伯曰:

熱盛於身,故棄衣欲走也。

帝曰:

其妄言罵詈不避親疏而歌者,何也。

歧伯曰:

陽盛則使人妄言罵詈不避親疏,而不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