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素問

腹中論篇第四十

 

黃帝問曰:

有病心腹滿,旦食則不能暮食,此為何病。歧伯對曰:名為鼓脹。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治之以雞矢醴一劑知二劑已。

帝曰:

其時有復發者何也。

歧伯曰:

此飲食不節,故時有病也。雖然其病且已,時故當病,氣聚於腹也。

帝曰:

有病胸支滿者,妨於食,病至則先聞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時時前後血,病名為何。何以得之。歧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時,有所大脫血,若醉入房中,氣竭肝傷,故月事衰少不來也。

帝曰:

治之奈何,復以何術。

歧伯曰:

以四烏骨一藘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為後飯,飲以鮑魚汁,利腸中及傷肝也。

帝曰:

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為何病,可治不。

歧伯曰:

病名曰伏梁。

帝曰:

伏梁何因而得之。歧伯曰:裹大膿血,居腸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帝曰:何以然,歧伯曰:此下則因陰必下膿血,上則迫胃脘,生鬲俠胃脘內癰。此久病也,難治。居臍上為逆,居臍下為從,勿動亟奪,論在刺法中。

帝曰:

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臍而痛,是為何病。

歧伯曰:

病名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臍下,故環臍而痛也。不可動之,
動之為水溺濇之病。

帝曰:

夫子數言熱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藥,石藥發瘨,芳草發狂。夫熱中消中者皆富貴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藥,是病不愈,願聞其說。

歧伯曰:

夫芳草之氣美,石藥之氣悍,二者其氣急疾堅勁,故非緩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

帝曰:

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

歧伯曰:

夫熱氣慓悍,藥氣亦然,二者相遇恐內傷脾。脾者土也而惡木,服此藥者,至甲乙日更論。

帝曰:

善。有病膺腫頸痛胸滿腹脹此為何病,何以得之。

歧伯曰:

名厥逆。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灸之則瘖,石之則狂,須其氣并,乃可治也。

帝曰:

何以然。

歧伯曰:

陽氣重上,有餘於上,灸之則陽氣入陰,入則瘖,石之則陽氣虛,虛則狂,須其氣并而治之,可使全也。

帝曰:

善。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

歧伯曰:

身有病而無邪脈也。

帝曰:

病熱而有所痛者,何也。

歧伯曰:

病熱者,陽脈也,以三陽之動也,人迎一盛少陽,二盛太陽,三盛陽明,入陰也,夫陽入於陰,故病在頭與腹,乃脹而頭痛也。

帝曰: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