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素問

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

 

黃帝問曰:

少陰何以主腎,腎何以主水。

歧伯對曰:

腎者,至陰也,至陰者,盛水也。肺者,太陰也,少陰者,冬脈也,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

帝曰:

腎何以能聚水而生病。

歧伯曰:

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於皮膚,故為胕腫,胕腫者,聚水而生病也。

帝曰:

諸水皆生於腎乎。

歧伯曰:

腎者,牝藏也,地氣上者屬於腎,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陰。勇而勞甚則腎汗出,腎汗出逢於風,內不得入於藏府,外不得越於皮膚,客於玄府,行於皮裏,傳為胕腫,本之於腎,名曰風水。所謂玄府者,汗空也。

帝曰:

水俞五十七處者,是何主也。

歧伯曰:

腎俞五十七穴,積陰之所聚也,水所從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腎俞。故水病,下為胕腫大腹,上為喘呼,不得臥者,標本俱病,故肺為喘呼,腎為水腫,肺為逆不得臥,分為相輸俱受者,水氣之所留也。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腎之街也。三陰之所交結於腳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腎脈之下行也,名曰大衝。凡五十七穴者,皆藏之陰絡,水之所客也。

帝曰:

春取絡脈分肉,何也。

歧伯曰:

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脈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帝曰:

夏取盛經分腠,何也。

歧伯曰:

夏者,火始治,心氣始長,脈瘦氣弱,陽氣留溢,熱熏分腠,內至於經,故取盛經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居淺也,所謂盛經者,陽脈也。

帝曰:

秋取經俞,何也。

歧伯曰:

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金將勝火,陽氣在合,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瀉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於合。

帝曰:

冬取井榮,何也。

歧伯曰:

冬者,水始治,腎方閉,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沈,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榮以實陽氣。故曰:冬取井榮春不鼽衄,此之謂也。

帝曰:

夫子言治熱病五十九俞,余論其意,未能領別其處,願聞其處,因聞其意。

歧伯曰:

頭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街三里巨虛上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雲門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瀉四支之熱也。五藏俞傍五此十者,以瀉五藏之熱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帝曰:

人傷於寒而傳為熱,何也。

歧伯曰:

夫寒盛,則生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