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二標幽賦 楊繼洲註解

拯救之法,妙用者針。劫病之功,莫捷於針灸,故素問諸書,為之首載,緩和扁華,俱以此稱神醫。 蓋一針中穴,病者應手而起,誠醫家之所先也。近世此科,幾於絕傳,良為可歎!經云: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惡於砭石者,不可與言至巧,此之謂也。 又語云:一針二灸三服藥,則針灸為妙用可知,業醫者,奈之何不亟講乎,察歲時於天道。 夫人身十二經,三百六十節,以應一歲十二月,三百六十日,歲時者,春暖夏熱,秋涼冬寒,此傷時之正氣,苟或春應暖而反寒,夏應熱而反涼,秋應涼而反熱,冬應寒而反暖,是故冬傷於寒,春必溫病,春傷於風,夏必餮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濕,上逆而欬。 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焉。 是故天溫日陽,則人血淖液而衛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沍而衛氣沉,月始生則氣血始清,衛氣始行,月廓滿則氣血實,肌肉堅,月廓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 天寒無刺,天溫無灸,月生無瀉,月滿無補,月廓空無治,是謂得天時而調之,若月生而瀉,是謂藏虛。 月滿而補,血氣洋溢,絡有流血,名曰重實,月廓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沉以留上,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又曰:天有五運,金水木火土也。 地有六氣,風寒暑濕燥熱也。 定形氣於予心。 經云:凡用針者,必先度其形之瘦肥,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必先定其血脈,而後調之,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氣相得者生,不調者病,相失者死,是故色脈春夏瘦而刺淺,秋冬肥而刺深。 經云:病有沉浮,刺有淺深,各至其理,無過其道,過之則內傷,不及則外壅,壅則賊邪從之,淺深不得,反為大賊,內傷五臟,後生大病。 故曰: 春病在毫毛腠理,夏病在皮膚,故春夏之人,陽氣輕浮,肌肉瘦薄,血氣未盛,宜刺之淺,秋病在肉脈,冬病在筋骨,秋冬則陽氣收藏,肌肉肥厚,血氣充滿,刺之宜深。 又云:春刺十二井,夏刺十二榮,季夏刺十二俞,秋刺十二經,冬刺十二合,以配木火土金水,理見子午流注。

不窮經絡陰陽,多逢刺禁。 經有十二,手太陰肺,少陰心,厥陰,心包絡,太陽小腸,少腸,少陽三焦,陽明大腸,足太陰脾,少陰腎,厥陰肝,太陽膀胱少陽膽,陽明胃也。 絡有十五,肺絡列缺,心絡通里,心包絡內關,小腸絡支正,三焦絡外關,大腸絡偏歷,脾絡公孫,腎絡大鍾,肝絡蠡溝,膀胱絡飛揚,膽絡光明,胃絡豐隆,陰蹻絡照海,陽蹻絡申脈,脾之大絡大包,督脈絡長強,任脈絡屏翳也。 陰陽者,天之陰陽,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 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 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 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 故人亦應之,至於人身,外為陽,內為陰,背為陽,腹為陰,手足皆以赤白肉分之,五臟為陰,六腑為陽,春夏之病在陽,秋冬之病在陰,背固為陽,陽中之陽,心也。 陽中之陰肺也。 腹固為陰,陰中之陰腎也。 陰中之陽肝也。 陰中之至陰脾也。 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 是以應天之陰陽,學者苟不明此經絡陰陽升降,左右不同之理,如病在陽明,反攻厥陰,病在太陽,反攻太陰,遂致賊邪未除,本受氣蔽,則有勞無功,反犯禁刺,既論臟腑虛實,須向經尋。 欲知臟腑之虛實,必先診其脈之盛衰,既知脈之盛衰,又必辨其經脈之上下,臟者,心肝脾肺腎也。 腑者,膽胃大小腸三焦膀胱也。 如脈之衰弱者,其氣多虛,為癢為麻也。 脈之盛大者,其血多實,為腫為痛也。 然臟腑居位乎內,而經絡播行乎外,虛則補其母也。 實則瀉其子也。 若心病虛,則補肝木也。 實則瀉脾土也。 至於本經之中,而亦有子母焉,假如心之虛者,取本經少衝以補之,少衝者,井木也。 木能生火也。 實取神門以瀉之,神門者,俞土也。 火能生土也。 諸經莫不皆然,要之不離乎五行相生之理,當細思之,原夫起自中焦,水初下漏,太陰為始,至厥陰而方終,穴出雲門,抵期門而最後,此言人之氣脈,行於十二經為一周,計三百五十九穴,除任督之外,一日一夜,有百刻,分於十二時,每一時有八刻二分,每一刻計六十分,一時共計五百分,每日寅時,手太陰肺經,生自中焦中府,穴出於雲門起,至少商穴止。

卯時手陽明太腸經,自商陽起,至迎香止,

辰時足陽明胃經,自頭維至厲兌。

已時足太陰脾經,自隱白至大包,

午時手少陰心經,自極泉至少沖。

未時手太陽小腸經,自少澤至聽宮,

申時足太陽膀胱經,自睛明至至陰。

酉時足少陰腎經,自湧泉至俞府,

戌時手厥陰心包絡經,自天池至中沖。

亥時手少陽三焦經,自關沖至耳門,

子時足少陽膽經,自童子至竅陰。

丑時足厥陰肝經,自大敦至期門而終,週而復始,與滴漏無差也。

正經十二,別絡走三百餘支。 十二經者,即手足三陰三陽之正經也。 別絡者,除十五絡,又有橫絡孫絡,不知其紀,散走於三百餘支脈也。

正側仰伏,氣血有六百餘候。 此言經絡,或正或側,或仰或伏,而氣血循行孔穴,一周於身,榮行脈中,三百餘候,衛行脈外,三百餘候。

手足三陽,手走頭,而頭走足,手足三陰,足走腹而胸走手。 此言經絡陰升陽降,氣血出入之機,男女無以異。

耍識迎隨,須明逆順。 迎隨者,要知榮衛之流注,經脈之往來也。 明其陰陽之經,逆順而取之,迎者,以針頭朝其源而逆之,隨者,以針頭從其流而順之,是故逆之者,為瀉為迎,順之者,為補為隨,若能知迎知隨,令氣必和,和氣之方。 必在陰陽升降上下,源流往來,順逆之道明矣。

況夫陰陽氣血,多少為最,厥陰太陽,少氣多血,太陰少陰,少血多氣。 而又氣多血少者,少陽之分,氣盛血多者,陽明之位。 此言三陰三陽。 氣血多少之不同,取之必記為最要也。

先詳多少之宜,次察應至之氣。 凡用針者,先明上文氣血之多少,次觀針氣之來應,輕滑慢而未來,沉濇緊而已至。 輕浮,滑虛,慢遲,入針之後,值此三者。 乃真氣之未到,沉重,濇滯,緊實,入針之後,值此三者,是正氣之已來,既至也。 量寒熱而留疾。 留住也。 疾速也。 此言正氣既至,必審寒熱而施之。 故經云:刺熱須至寒者,必留針,陰氣隆至,乃呼之,去除其穴不閉,刺寒須至熱者,陽氣隆至,針氣必熱乃呼之去疾其穴急捫之,未至也。 據虛實而候氣,氣之未至,或進或退,或按或提,導之引之,候氣至穴而方行補瀉。 經曰:虛則推內進搓,以補其氣,實則循捫彈努,以引其氣。

氣之至也。 如魚吞鉤餌之沉浮,氣未至也。 如閑處幽堂之深邃。 氣既至,則針有濇緊,似魚吞鉤,或沉或浮而動,其氣不來,針自輕滑,如閑居靜室之中,寂然無所聞也。

氣速至而速效,氣遲至而不治。 言下針若得氣來速,則病易痊,而效亦速也。 氣若來遲,則病難愈,而有不治之憂,故賦云:氣速效速,氣遲效遲,候之不至,必死無疑矣。

觀夫九針之法,毫針最微,七星上應,眾穴主持。 言九針之妙,毫針最精,上應七星,又為三百六十穴之計。 本形金也有蠲邪扶正之道。 本形言針也。 針本出於金古人以砭石,今人以鐵代之,蠲除也。 邪氣盛,針能除之,扶輔也。 正氣衰,針能輔之。 短長水也。 有決凝開希之機。 此言針有長短,猶水之長短,人之氣血凝滯不通,猶水之凝滯而不通也。 水之不通,決之使流於湖海,氣血通,針之使周於經脈,故言針應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