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二標幽賦 楊繼洲註解2

定刺象木,或斜或正。 此言木有斜正,而用針亦有或斜或正之不同,刺陽經者,必斜臥其針,無傷其衛,刺陰分者,必正立其針,無傷其榮,故言針應木也。 口藏比火,進陽補羸。 口藏以針,含口也。 氣之溫,如火之溫也。 凡下針之時,必口內溫針暖,使榮衛相接,進己之陽氣,補彼之瘦弱,故言針應火也。 循機捫而可塞以象土。 循者,用手上下循之,使氣血往來也。 機捫者,針畢以手捫者,針畢以手捫閉其穴,如用土填塞之義,故言針應土也。 實應五行而可知。 五行者,金水木火土也,此結上文,針能應五行之理也。 然是三寸六分,包含玅理。 言針雖但長三寸六,能巧運神機之妙,中含水火回倒陰陽,其理最玄妙也。 雖細楨於毫髮,同貫多歧。 楨針之幹也。 歧氣血往來之路也。 言針能調治臟腑之疾,有疾,有寒則洩之,熱則清之,虛則補之,實則瀉之。

拘孿閉塞,遣八邪而去矣,塞熱痺痛,開四關而已之。 拘孿者,筋脈之拘束,閉塞者,氣血之不通,八邪者,所以候八風之虛邪,言疾有孿閉,必驅散八風之邪也。 寒者,身作顫而發寒也。 熱者,身作潮而發熱也。 四關者六臟。 六臟有十二原出於四關,太衝合谷是也。 故太乙移宮之日,主八風之邪。 令人寒熱疼痛,若能開四關者,兩手兩足,刺之而已,立春一日起艮,名曰天雷宮。

風從東北來為順,春分一日起震,名曰倉門宮。

風從正東來為順令,立夏一日起巽,名曰陰洛宮,風從東南來為順令,夏至一日起離,名曰上天宮。

風從正南來為順令立秋一日起坤,名曰玄委宮。

風從西南來為順令,秋分一日起兌,名曰倉果宮。

風從正西來為順令,立冬一日起乾,名曰新洛宮。

風從西北來為順令, 冬至一日起坎,名曰蟄宮。

風從正北來為順令,其風著人爽神氣,去沉, 背逆謂之惡風毒氣,吹形骸即病,名曰時氣。 留伏流入肌骨臟腑,雖不即患, 後因風寒暑濕之重感,內緣飢飽勞慾之染著, 發患曰內外兩感之痼疾, 非刺針以調經絡,湯液引其榮衛,不能已也。 中宮名曰招搖宮。 共九宮焉。 此八風之邪,得其正令,則人無疾,逆之則有病也。

凡刺者,使本神朝而後入,既刺也。 使本神定而氣隨,神不朝而勿刺,神已定而可施,凡用針者,必使患者精神已朝,而後方可入針,既刺之,必使患者精神纔定,而後施針行氣,若氣不朝,其針為輕滑,不知疼痛,如插豆腐者,莫與進之,必使之候,如神氣既至,針自緊澀,可與依法察虛實而施之。 定腳處,取氣血為主意。 言欲下針之時,必取陰陽氣血多少為主,詳見上文,下手處,認水木是根基。 下手,亦言用針也。 水者,母也。 木者,子也。 是水能生木也。 是故濟母裨其不足,奪子平其有餘此言用針必先認子母相生之義,舉水木而不及土金火者,省文也。

天地人,三才也。 湧泉同璇璣百會。 百會一穴在頭,以應乎天,璇璣一穴在胸,以應乎人,湧泉一穴在足心,以應乎地,是謂三才也。 上中下,三部也。 大包與天樞地機。 大包二穴在乳後,為上部,天樞二穴在臍旁,為中部,地機二部在足胻,為下部,是謂三部也。

陽蹻陽維并督帶,主肩背腰腿,在表之病。 陽蹻脈起於足跟中,循外踝,上入風池,通足太陽膀胱經,申脈是也。 陽維脈者,維持諸陽之會,通手少陽三焦經,外關是也。 督脈者,起於下極之腧,並於脊裏,上行風府,過腦循額,至鼻入齗交。 通手太陽小腸經,後谿是也。 帶脈起於季,回身一周,如繫帶然,通足少陽膽經,臨泣是也。 言此奇經四脈屬陽主治肩背腰腿在表之病。

陰蹻陰維任衝脈,去心腹肋在裏之疑,(疑者疾也) 陰蹻脈亦起於足跟中,循內踝,上行至咽喉,交貫衝脈,通足少陰腎經,照海是也。 陰維脈者,維持諸陰之交,通手厥陰心包絡經,內關是也。 任脈起於中極之下。 循腹上至咽喉通手太陰肺經,列缺是也。 衝脈起於氣衝,並足少陰之經,俠臍上行至胸中而散,通足太陰脾經,公孫是也。 言此奇經四脈屬陰,能治心腹肋在裏之疾。

二陵二蹻二交,似續而交五太。 二陵者,陰陵泉陽陵泉也。 二蹻者,陰蹻陽蹻也。 二交者,陰交陽交也。 續接續也。 五太者,五體也。 言此六穴遞相交接於兩手兩足并頭也。 兩間兩商兩井,相依而別兩支。 兩間者,二間三間也。 兩商者,少商商陽也。 兩井者,天井肩井也。 言六穴相依而分別於手之兩支也。 大抵取穴之法,必有分寸,先審自意,次觀肉分。 此言取量穴法,必以男左女右,中指與大指相屈如環,取內側紋兩角為一寸,各隨大小長短取之,此乃同身之寸,先審病者是何病,屬何經,屬何穴,審於我意,次察病者瘦肥長短大小,肉分骨節髮際之間,量度以取之。 或伸屈而得之,或平直而安定。 伸屈者,如取環跳之穴,必須伸下足屈上足以取之,乃得穴,平直者,或平臥而取之,或正坐而取之,或正立而取之,自然安定,如承漿在脣下宛宛中之類也。 在陽部筋骨之側,陷下為真,在陰分膕之間,動脈相應。 陽部者,諸陽之經也。 如合谷,三里,陽陵泉等穴,必取俠骨,側指陷中為真也。 陰分者,諸陰之經也。 如手心腳內肚腹等穴,必以筋骨膕動脈應,指乃為真穴也。 取五穴用一穴而必端,取三經用一經而可正。 此言取穴之法,必須點取五穴之中,而用一穴,則可為端的矣,若用一經,必須取三經,而正一經之是非矣。

頭部與肩部詳分,督脈與任脈易定。 頭部與肩部,則穴繁多,但醫者以自意,詳審大小肥瘦而分之,督任二脈,直行背腹中而有分寸,則易定也。 明標與本,論刺深刺淺之經。 標本者,非止一端也。 有六經之標本。 有天地陰陽之標本,有傳病之標本,以人身論之,則外為標,內為本,陽為標,陰為本,腑陽為標,臟陰為本,臟腑在內為本,經絡在外為標也。 六經之標本者,足太陽之本在足跟上五寸,標在目,足少陽之本在窗陰,標在耳之類是也。 更有人身之臟腑,陽氣陰血,經絡各有標本,以病論之,先受病為本,後傳流為標,凡治病者,先治其本,後治其標,餘症皆除矣,謂如先生輕病,後滋生重病,亦先治其輕病也。 若有中滿,無問標本,先治中滿為急,若中滿大小便不利,亦無標本,先利大小便,治中滿尤急也。 陰此三者之外,皆治其本,不可不慎也。 從前來者實邪,從後來者虛邪,此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也。 治法虛則補其母,實則瀉其子,假令肝受心之邪,是從前來者,為實邪也。 當瀉其火,十二經絡中,各有金木水火土也。 當木之本,分其火也。 故標本論云: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既肝受火之邪,先於肝經五穴,瀉榮火行間也。 以藥論,入肝經藥為引,用瀉心藥為君也。 是治實邪病矣。 又假令肝受腎邪,是從為後來者為虛邪,當補其母,故標本論云:標而本之,先治其標,後治其本,肝木既受水邪。 當先於腎經湧泉穴補木,是先治其標,後於肝經曲泉穴瀉水,是後治其本,此先治其標者,推其至理,亦是先治其本也。 以藥論之,入腎經藥為引。 用補肝經藥為君是也。 以得病之日為本,傳病之日為標,亦是。 住痛移疼,取相交相貫之徑。 此言用針之法,有住痛移疼之功者也。

先以針左行左轉,而得九數,復以針右行右轉,而得六數,此乃陰陽交貫之道也。 經脈亦有交貫,如手太陰肺之列缺,交於陽明之路,足陽明胃之豐隆,走於太陰之徑,此之類也。 豈不聞臟腑病,而求門海俞募之微。 門海者,如章門氣海之類,俞者。 五臟六腑之俞也。 俱在背部而行,募者,臟腑之募,肺募中府,心募巨闕,肝募期門,脾募章門,腎募京門,胃募中脘,膽募日月,大腸募天樞,小腸募關元,三募右門,膀胱募中樞,此言五臟六腑之有病,必取此門海俞募之最微妙矣。 經絡滯,而求原別交會之道。 原者,十二經之原也。 別陽別也。 交陰交也。 會八會也。 夫十二原者,膽原邱,墟肝原太沖,小腸原腕骨,心原神門,胃原沖陽,脾原太白,大腸原合谷,肺原太淵,膀胱原京骨,腎原太谿,三焦原陽池,包絡原大陵,八會者,血會膈俞,氣會膻中,脈會太淵,筋會陽陵泉,骨會大杼,髓會絕骨,臟會章門,腑會中腕也。 此言經絡血氣,凝結不通者,必取此原別交會之穴而刺之。 更窮四根三結,依標本而刺無不痊。 根結者,十二經之根結也。 靈樞經云: 太陰根於隱白,結於大包也。 少陰根於湧泉,結於廉泉也。 厥陰根於大敦,結於玉堂也。 太陽根於至陰,結於目也。 陰明根於厲兌結於鉗耳也。 少陽根於竅陰,結於耳也。 手太陽根於少澤,結於天窗支正也。 手少陽根於關沖,結於天牖外關也。 手陽明根於商陽,結於扶突偏歷也。 手三陰之經不載,不敢詳註。 又云四根者,耳根,鼻根,乳根,腳根也。 三結者,胸結,支結便結也。 此言能究結根之理。 依上文標本之法刺之,則疾無不愈也。

但依八法五門,分主客而針無不效。 針之八法,一迎隨,二轉針,三手指,四針投,五虛實,六動搖,七提按,八呼吸,身之八法,奇經八脈,公孫衝脈胃心胸八句是也。 五門者,天干配合,分於五也。 甲與己合,乙與庚合之類是也。 主客者,公孫主,內關客之類是也。 或以井榮俞經合為五門,以邪氣為賓客,正氣為主人,先用八法,必以五門推時取穴,先主後客,而無不效之理。 八脈始終連八會,本是紀網,十二經絡十一原,是為樞要,八脈者,奇經八脈也。 督脈,任脈,衝脈,帶脈,陰維,陽維,陰蹻,陽蹻也。 八會者。 即上文血會膈俞等是也。 此八穴通八脈,起止,連及八會,本是人之綱領也。 如網之有綱也。 十二經,十五絡,十二絡,十二原,已註上文,樞要者,門戶之樞紐也。 言原出入十二經也。

一日取六十六穴之法,方見幽微。 六十六穴者,即子午流注,井榮俞原經合也。 陽干注腑三十六穴,陰井注臟三十六穴,共成六十六穴,具載七卷,子午流注圖中,此言經絡,一日一周於身,歷行十二經穴,當此之時,酌取流注之中一穴用之,以見幽微之理。

一時取一十二經之原,始知要妙。 十二經原,側註上文,此言一時之中,當審此日是何經所主,當此之時,該取本日此經之原穴而刺之,則流注之法,玄妙始可知矣。

原夫補瀉之法,非呼吸而在手指。 此言補瀉之法,非但吸吸,而在乎手之指法也。 法分十四者,循捫提按彈撚搓盤,推肭動搖爪切進退出攝者是也。 法則如斯,巧拙在人,詳備金針賦內。

速效之功,要交正而識本經。 交正者,如大腸與肺為傳送之府。 心與小腸為受盛之官,脾與胃為消化之官,肝與膽為清淨之位,膀胱合腎,陰陽相通,表裏相應也。 本經者,受病之經,如心之病,必取小腸之穴兼之餘倣此。 言能識本經之病,又要認交經正經之理,則針之功必速矣。 故曰寧失其穴,勿失其經,寧失其時,勿失其氣。 交經繆刺,左有病而右畔取。 繆刺者,刺絡脈也。 右痛而刺左,左痛而刺右,此乃交經繆刺之理也。 繆(音繚)

瀉絡遠針,頭有病而腳上針,三陽之經,從頭下足,故言頭有病,必取足穴而刺之,巨刺與繆刺各異。 巨刺者,刺經脈也。 痛在於左,而右脈病者,則巨刺之,左痛刺右,右痛刺左,中其經也。 繆刺者,刺絡脈也。 身形有痛,九候無病,則繆刺之,右痛刺左,左痛刺右,中其絡也。 此刺法之相同,但一中經一中絡之異耳,微針與妙刺相通。 微針者,刺之巧也。 妙刺者,針之玅也。 言二者之相通也。 觀部分而知經絡之虛實 言刺入肉分,以天人地三部而進,必察其得氣,則內外虛實可知矣。 又云察脈之三部,則知何經虛?何經實也? 視沉浮而辨腑臟之寒溫。 言下針之後,看針氣緩急,可決臟腑之寒熱也。 且夫先令針耀而盧針損,次藏口內而欲針溫。 言欲下針之時,必先令針光耀,看針莫有損壞,次將針含於口內,令針溫暖,與榮衛相接,無相觸犯也。 目無外視,手如握虎,心無內慕,如待貴人。 此戒用針之士。 貴乎專心誠意而自動也。 令目無他視,手如握虎,恐有傷也。 心無他想,如待貴人,恐有責也。

左手重而多按,欲令氣散,右手輕而徐入,不痛之因。 下針之時,必先以左手大指爪甲於穴上切之,則令其氣散,以右手持針,輕輕徐入,此乃不痛之因也。 空心恐怯,直立側而多暈。 空心者,未食之前,此言無刺飢人,其氣血未定,則令人恐懼,有怕怯之心,或直立,或側臥,必有眩暈之咎也。 背目沉搖,生臥平而沒昏。 此言欲下針之時,必令患人莫視所針之處,以手爪甲重切其穴,或臥或坐,而無昏悶之患也。 推於十干十變,知孔穴之開閤。 十干者,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也。 十變者,逐日臨時之變也。 備載靈龜八法中,故得時謂之開,失時謂之閣。 論其五行五臟,察日時之旺衰。 五行五臟,俱詳上文,此言病於本日時之下,得五行生里旺,受五行剋者衰,知心之病,得甲乙之日時者生旺,遇壬癸之日時者剋衰,餘倣此。

狀如橫弩,應若發機。 此言用針刺穴,如弩之視正而發牙,取其捷效,如射之中的也。

陰交陽別而定血暈,陰蹻陽維而下胎衣。 陰交穴有二,一在臍下一寸。 一在足內桌上三寸,名三陰交也。 言此二穴,能定婦人之血暈,又言照海外關二穴,能下產婦之胎衣也。

痺厥偏枯,迎隨俾經絡接續。 痺厥者,四肢厥冷麻痺,偏枯者,中風半身不遂也。 言治此症,必須接氣通,更以迎隨之法,使血氣貫通,經絡接續也。 漏崩帶下,溫補使氣血依歸。 漏崩帶下者,女子之疾也。 言有此症,必須溫針待暖以補之,使榮衛調和而歸依也。 靜以久留,停針待之,此言下針之後,必須靜而停之。

必准者,照海治喉中之閉塞,端的處用大鍾心治內之呆痴,大抵疼痛實瀉,癢痲補虛。 此言疼痛者熱,宜瀉之以涼,癢麻者冷,宜補之以暖,體重節痛而俞居,心下痞滿而井主。 俞者,十二經中之俞也。 井者,十二經中之井也。

心脹咽痛,針太沖而必除,脾冷胃疼,瀉公孫而立愈,胸滿腹痛刺內關,疼肋痛針飛虎。 飛虎穴,即支溝穴,以乎於虎口一飛,中指盡處是穴也。 筋孿骨痛而補魂門,體熱勞嗽而瀉魄戶,頭風頭瘡,刺申脈與金門,眼癢眼疼,瀉光明於地五,瀉陰止盜汗,治小兒骨蒸,刺偏歷利小便,醫大人水蠱,中風環跳而宜刺,虛損天樞而可取。 地五者,即五會也。 由是午前卯後,大陰生而疾溫,離左酉南,月朔死而速冷。 此以月生死為期,午前卯後者,辰已二時也。 當此之時,大陰月之生也。 是故月廓空無瀉,宜疾溫之。 離右酉南者,未申二時也。 當此時分,大陰月之死也。 是故月廓盈無補,宜速冷之。 將一月而比一日也。 經云: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至十五日十五痏。 十六日十四痏,十七日十三痏,漸退至三十日二痏,月望已前謂之生。 月望已後謂之死,午前謂之生,午後謂之死也。

循門彈努,留吸母而堅長。 循者,用針之後,以手上下循之,使血氣往來也。捫者,出針之後,以手捫其穴,使氣不泄也。 彈努者,以手輕彈而補虛也。 留吸母者,虛則補其母,須待熱至之後,留吸而堅長也。

爪下生提,疾呼子而噓短。 爪下者,切而下針也。 伸提者,施針輕浮豆許曰提,疾呼子者,實則瀉其子,務待寒至之後,去之速而噓且短矣。 動退空歇,迎奪右而瀉涼,推內進搓,隨濟左而補煖。 動退以針搖動而退,如氣不行,將針伸提而已,空歇撒手而停針,迎以針逆而迎奪,即瀉其子也。 如心之病,必瀉脾子,此言欲瀉必施此法也。 推內進者,用針推內而入也。 手搓者,猶如搓線之狀,曼慢轉針,勿令太緊,隨以針順而隨之,濟則濟其母也。 如心之病,必補肝母,此言欲補必用此法也。 此乃遠刺寒熱之法,故凡病熱者,先使氣至病所,次微微提退豆許,以右旋奪之,得針下,寒而止,凡病寒者先使氣至病所,次徐徐進針,以左旋搓撞和之,得針下,熱而止。

慎之大患危疾,色脈不順而莫針。 慎之者,戒之也。此言有篤危之疾,必觀其形色,更察其脈,若相反者,莫與用針,恐勞而無功,反獲罪也。 寒熱風陰,飢飽醉勞而切忌。 此言無針大寒大寒大熱,大風大陰雨,大蝕大飽,大醉大勞,凡此之類,決不可用針,實大忌也。

望不補而晦不瀉,弦不奪而朔不濟。 望每月十五也。 晦,每月三十也。 弦有上下弦,上弦或初七初八,下弦或廿二廿三也。 朔,每月初一日也。 凡值此日,不可用針施法也。 如暴急之疾,則不拘矣。

精其心而窮其法,無灸艾而壞其皮。 此言灸也。 勉醫者宜專心究其穴法,無於著艾之功,庶免干犯於禁忌,而壞人之皮肉矣。 正其理而求其原,勉投針而失其位。 此言針,也勉學者要明針道之理,察病之原,則用不失其所也。 避灸處而加四肢,四十有九,禁刺處而除六腧,二十有二。 禁灸之穴四十五,更加四肢之井,共四十九也。 禁針之穴二十二,外除六腑之腧也。 抑又聞高皇抱疾未瘥,李氏刺巨闕而後甦,太子暴死為厥,越人針維會而復醒,肩井曲池,甄權刺臂痛而復射,懸鍾環跳,華陀刺躄足而立行,秋夫刺要而鬼免沉,王篡針交俞而妖精立出,取肝俞與命門,使瞽士視秋毫之末,刺少陽與交別,俾聾夫聽夏蚋之聲,此引先師用針有此立效之功,以勵學者用心之誠。 嗟夫!去聖逾遠,此道漸墜,或不得意而散其學,或愆其能而犯禁忌,愚庸智淺,難契於玄言,至道淵深,得之者有幾,偶述斯言,不敢示諸明達者焉,庶幾乎童蒙之心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