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三蘭江賦 楊繼洲著

擔截之中數幾何? 有擔有截起沉○。 我今詠此蘭江賦, 何用三車五輻歌?

先將此法為定例, 流注之中分次第, 胸中之病內關擔, 臍下公孫用法攔,

頭部還須尋列缺, 痰涎壅塞及咽乾, 噤口咽風針照海, 三稜出血刻時安。

傷寒在表并頭痛, 外關瀉動自然安, 眼目之症諸疾苦, 更須臨泣用針擔,

後谿專治督脈病, 癲狂此穴治還輕, 申脈能除寒與熱, 頭風偏正及心驚,

耳鳴鼻胸中滿, 好把金針此穴尋, 但遇癢痲虛即補, 如逢疼痛瀉而迎。

更有傷寒真妙訣, 三陰須要刺陽經, 無汗更將合谷補, 復溜穴瀉好施針,

倘若汗多流不絕, 合谷收補效如神, 四日太陰宜細辨, 公孫照海一同行,

再用內關施絕法, 七日期門妙用針, 但治傷寒皆用瀉, 要知素問坦然明。

流注之中分造化, 常將水火土金平, 水素虧兮宜補肺, 水之泛濫土能平,

春夏井榮刺宜淺, 秋冬經合更宜深, 天地四時同此類, 三才當用記心胸,

天部人部次第入, 仍調各部一般勻。 夫弱婦強亦有剋, 婦弱夫強亦有刑。

皆在本經擔與截, 瀉南補北亦須明, 經絡明時知造化, 不得師傅枉費心,

不遇至人應莫度, 天寶豈可付非人, 按定氣血病人呼, 撞搓數十把針扶,

戰退搖起向上使, 氣自流行病自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