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四玉龍歌 楊繼洲註解

扁鵲授我玉龍歌, 玉龍一試絕沈, 玉龍之歌真罕得, 流傳千載無差訛。

我今歌此玉龍訣, 玉龍一百二十穴, 看者行針殊妙絕, 但恐時人自差別,

補瀉分明指下施, 金針一刺顯明醫, 傴者立伸僂者起。 從此名揚天下知。

凡患傴者, 補曲池瀉人中, 患僂者, 補風池, 瀉絕骨。

中風不語最難醫, 髮際頂門穴要知, 更向百會明補瀉, 即時甦醒免災危。

頂門, 即會也。 禁針, 灸五壯, 百會先補後瀉, 灸七壯, 艾如麥大。

鼻流清涕名鼻淵, 先瀉後補疾可痊, 若是頭風并眼痛, 上星穴內刺無偏。

上星穴, 流涕並不聞香臭者, 瀉俱得氣補。

頭風嘔吐眼昏花, 穴取神庭始不差, 孫子慢驚何可治? 印堂刺入艾還加,

神庭入三分, 先補後瀉, 即堂入一分。 沿皮透左右, 攢竹大哭效, 不哭, 急驚瀉,

慢驚補。

頭項強痛難回顧, 牙疼并作一般看, 先向承漿明補瀉, 後針風府即時安。

承漿宜瀉, 風府針不可深。

偏正頭風痛難醫, 絲竹金針亦可施, 沿皮向後透率谷, 一針兩穴世間稀。

偏正頭風有兩般, 有無痰飲細推觀, 若然痰飲風池刺, 人尚無痰飲合谷安。

風池刺一寸半, 透風府穴, 此必橫刺方透也。 宜先補後瀉, 灸十一壯,

合谷穴針至勞宮, 灸二七壯。

口眼喎斜最可嗟, 地倉妙穴連頰車, 喎左瀉右依師正, 喎右瀉左莫令斜。

灸地倉之艾, 如菉豆, 針向頰車, 頰車之針, 向透地倉。

不聞香臭從何治, 迎香, 兩穴可堪攻, 先補後瀉分明效, 一針未出氣先通,

耳聾氣閉痛難言, 須知翳風穴始痊, 亦治項上生瘰, 不針瀉動即安然,

耳聾之症不聞聲, 痛癢蟬鳴不快情, 紅腫生瘡須再瀉, 宜從聽會用針行。

偶爾失音言語難, 啞門一穴兩筋間, 若知淺針莫深刺, 言語音和照舊安,

眉間疼痛苦難當, 攢竹況皮刺不妨, 若是眼昏皆可治, 更針頭維即安康。

攢竹宜瀉, 頭維入一分, 沿皮透兩額角疼瀉, 眩暈補。

兩睛紅腫痛難熬, 怕日羞明心自焦, 只刺睛明魚尾穴, 太陽出血自然消。

睛明針五分, 後略向鼻中, 魚尾針透魚腰, 即童子 俱禁灸, 如虛腫, 不宜去血。

(音撩)

眼痛忽然血貫睛, 羞明更最難睜, 須得太陽針血出, 不用金刀疾自平,

心火炎上兩眼紅, 迎香穴內刺為通, 若將毒血搐出後, 目內清涼始見功。

內迎香二穴, 在鼻孔中, 用蘆葉或竹葉, 搐入鼻內, 出血為妙, 不愈再針合谷。

強痛脊背瀉人中, 挫閃腰痠亦可攻, 更有委中之一穴, 腰間諸疾任君攻。

委中禁灸, 四畔之紫脈上, 皆可出血, 弱者慎之。

腎弱腰疼不可當, 施為行止甚非常。 若知腎俞二穴處, 艾火頻加體自康,

環跳能治腿股風, 居二穴認真攻, 委中毒血更出盡, 愈見醫科神聖功。

居灸則筋縮。

腿膝無力身立難, 原因風濕致傷殘, 倘知二市穴能灸, 步履悠然漸自安。

俱先補後瀉, 二市者, 風市陰市也。

髖骨能醫兩腿疼, 膝頭紅腫不能行, 必針膝眼膝關穴, 功效須臾病不生。

膝關在膝蓋下, 犢鼻內, 橫針透膝眼。

寒濕腳氣不可熬, 先針三里與陰交, 再將絕骨穴兼刺, 腫痛登時立見消, 即三陰交也。

腫紅腿足草鞋風, 須把崑崙二穴攻, 申脈太谿如再刺, 神醫妙訣起疲癃。

外崑針透內呂

腳背疼起丘墟穴, 斜針出血即時輕, 解谿再與商丘識, 補瀉行針要辨明,

行步艱難疾轉加, 太衝二穴效堪誇, 更針三里中封穴, 去病如同用手抓,

膝蓋紅腫鶴膝風, 陽陵二穴亦堪攻, 陰陵針透尤收效, 紅腫全消見異功。

腕中無力痛艱難, 握物難移體不安, 腕骨一針雖見效, 莫將補瀉等床看,

急痛兩臂氣攻胸, 肩井分明穴可攻, 此穴元來真氣聚, 補多瀉少應其中。

此二穴針二寸效, 乃五臟真氣所聚之處, 倘或體弱針暈, 補足三里。

肩背風氣連臂疼, 背縫二穴用針明, 五樞亦治腰間痛, 得穴方知病頓輕。

背縫二穴在背肩端骨下, 直腋縫尖, 針二寸, 灸七壯。

兩肘拘攣筋骨連, 艱難動作欠安然, 只將曲池針瀉動, 尺澤兼行見聖傳。

尺澤宜瀉不灸

肩端紅腫痛難富, 寒濕相爭氣血狂。 若向肩明補瀉, 管君多灸自安康,

筋急不開手難伸, 尺澤從來要認真, 頭而縱有諸樣症, 一針合谷效通神,

腹中氣塊痛難當, 穴法宜向內關防, 八法有名陰維穴, 腹中之疾永安康。

先補後瀉, 不灸, 如大便不通, 瀉之即通。

腹中疼痛亦難當, 大陵外關可消詳, 若是痛并閉結, 支溝奇妙效非常,

脾家之症最可憐, 有寒有熱兩相煎, 間使二穴針瀉動, 熱瀉寒補病俱痊。

間使透針支溝, 如脾寒可灸。

九種心痛及脾疼, 上腕穴內用神針。 若還脾敗中腕補, 兩針神效免災侵,

痔漏之疾亦可憎, 表裏急重最難禁, 或痛或癢或下血, 二白穴在掌中尋。

二白四穴, 在掌後, 去橫紋四寸, 兩穴相對, 一穴在筋內, 一穴在大筋外, 針五分。

取穴, 用稻心從項後圍至結喉, 取草摺齊, 當掌中大指虎口紋雙圍轉,

兩筋頭。 {點到}掌後臂, 草盡處是, 即間使後一寸, 門穴也。 灸二七壯, 針宜瀉,

如不愈, 灸騎竹馬。

三焦熱氣壅上焦, 口苦舌乾豈易調, 針刺關衝出毒血,

口生津液病俱消手臂紅腫連腕疼, 液門穴內用針明, 更將一穴名中渚,

多瀉中間疾自輕。

液門沿皮針, 向後透陽池。

風之症症非輕, 中衝二穴可安寧, 先補後瀉如無應, 再刺人中立便輕。

中衝禁灸, 驚風灸之。

膽寒心虛病如何, 少衝二穴最功多, 刺人三分不著艾, 金針用後自和平,

時行瘧疾最難禁, 穴法由來未審明。 若把後谿穴尋得, 多加艾火即時輕。

熱瀉寒補, 牙疼陣陣苦相煎。 穴在二間要得傳, 若患翻胃并吐食, 中魁奇穴莫教偏,

乳鵝之症少人醫, 必用金針疾始除, 如若少商出血後, 即時安穩免災危,

三稜針刺之。

如今癮疹疾多般, 好手醫人治亦難, 天井二穴多著艾, 縱生瘰灸皆安, 宜瀉七壯。

寒痰咳嗽更兼風, 列缺二穴最可攻, 先把太淵瀉, 多加艾火即收功。

列缺刺透太淵, 擔穴也。

痴呆之瘲不堪親, 不識尊卑枉罵人, 神間獨知痴呆病, 轉手骨開得穴真。

宜瀉灸。

連日盧煩而壯赤, 心中驚悸亦難當。 若教通里穴尋得, 一用金針體便康。

驚恐補, 虛煩瀉, 針五分, 不灸。

風眩目爛最堪憐, 淚出汪汪不可言, 大小骨空皆玅穴, 多加艾火疾應痊。

大小骨空不針, 俱灸七壯, 吹之。

婦人吹乳痛難消, 吐血風痰稠似膠, 少澤穴內明補瀉, 應時神效氣能調。

刺沿皮向後三方。

滿身發熱痛為虛, 盜汗淋淋漸損軀, 須得百勞椎骨穴, 金針一刺疾俱除,

忽然咳嗽腰背疼, 身柱由來灸便輕, 至陽亦治黃疸病, 先補後瀉效分明。

針俱沿皮三分, 灸二七壯。

腎敗腰虛小便頻, 夜間起止苦勞神, 命門若得金針助, 腎俞艾灸起邅迍。

多灸不瀉。

九般痔漏最傷人, 必刺承山效若神, 更有長強一穴是, 呻吟大痛穴為真,

傷風不解嗽頻頻, 久不醫時勞便成, 咳嗽須針肺俞穴, 痰多宜向豐隆尋。

灸方效。

膏肓二穴治病強, 此穴原來難度量, 斯虛禁針多著艾, 二十一壯亦無妨,

腠理不密咳嗽頻, 鼻流清涕氣皆沉, 須知噴嚏風門穴, 咳嗽宜加艾火深。

針沿皮向外。

膽寒由是怕驚心, 遺精白濁實難禁, 夜夢鬼交心俞治, 白環俞治一般針。

更加臍下氣海兩旁效。

肝家血系目昏花, 宜補肝俞力便加, 更把三里頻瀉動, 還光益血自無差。

多補少瀉灸。

脾家之症有多般, 致成翻胃吐食難, 黃疸亦須尋腕骨, 金針必定奪中腕,

無汗傷寒瀉復溜, 汗多宜將合谷收。 若然六脈皆微細, 金針一補脈還浮。

針復溜入三, 沿皮向骨下一寸。

大便閉結不能通, 照海分明在足中, 更把支溝來瀉動, 方知妙穴有神功,

小腹脹滿氣攻心, 內庭二穴要先針, 兩足有水臨泣瀉, 無水方能病不侵。

針口用油, 不閉其孔。

七般疝氣取大敦, 穴法由來指側間, 諸經具載三毛處, 不遇師傅隔萬山,

傳屍癆病最難醫, 湧泉出血免災危, 痰多須向豐隆瀉, 氣喘丹田亦可施,

渾身疼痛疾非常, 不定穴中細審詳, 有筋有骨須淺刺, 灼艾臨時要度量。

不定穴即痛處。

勞宮穴在掌中尋, 滿手生瘡痛不禁, 心胸之病大陵瀉, 氣攻胸腹一般針,

哮喘之症最難當, 夜間不睡氣遑遑, 天突妙穴宜尋得, 亶中著艾便宜康。

鳩尾獨治五般癇, 此穴須當仔細觀。 若然著艾宜七壯, 多則傷人針亦難。

非高手, 毋輕下針。

氣喘急急不可眠, 何當日夜苦憂煎? 若得璇璣針瀉動, 更取氣海自然安。

氣海先補後瀉。

腎強疝氣發甚頻, 氣上攻心似死人, 關元兼刺大敦穴, 此法親傳始得真。

水病之疾最難熬, 腹滿虛脹不肯消, 先灸水分並水道, 後針三道及陰交。

腎氣沖心得幾時, 須用金針疾自除。 若得關元并帶脈, 四海誰不仰明醫。

赤白婦人帶下難, 只因虛敗不能安, 中極補多宜瀉少, 灼艾還須著意看。

赤瀉白補。 吼喘之症嗽痰多, 若用金針疾自和, 俞府乳根一樣刺, 氣喘風痰漸漸磨,

傷寒過經猶未解, 須向期門穴上針, 忽然氣喘攻胸膈, 三里瀉多須用心。

期門先補後瀉。

脾泄之症別無他, 天樞二穴刺休差, 此是五臟脾虛疾, 艾火多添病不加。

多灸宜補。 口臭之疾最可憎, 勞心只為苦多情, 大陵穴內人中瀉, 心得清涼氣自平。

穴法深淺在指中, 治病須臾顯妙功, 勸君要治諸般疾。 何不當初記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