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發策, 而於針灸之數法奇穴, 下詢承學。 蓋以術業之專工者, 望諸生也。

而愚豈其人哉, 雖然一介之士, 苟存心於愛物, 於人必有所濟。

愚固非工於醫業者, 而一念濟物之心, 特惓惓焉, 矧以明問所及, 敢無一言以對。

夫針灸之法, 果何所昉乎。

粵稽上古之民, 太朴未散, 元未漓, 與草木蓁蓁然, 與鹿豕狉狉然, 方將相忘於渾噩之天,

而何有於疾, 又何有於針灸之施也。 自義農以還, 人漸流於不古, 而朴者散, 者漓, 內焉傷於七情之動。

外焉感於六氣之侵, 而眾疾胥於是乎交作矣。 岐伯氏有憂之, 於是量其虛實, 視其寒溫,

酌其補瀉, 而制之以針刺之法焉, 繼之以灸火之方焉, 至於定穴, 則即正穴之外。

又益之以奇穴焉, 非故為此紛紛也。 民之受疾不同。 故所施之術或異, 而要之非得已也。

熱也。 勢之所趨。 雖聖人亦不能不為之所也已, 然針固有法矣, 而敷必取於九者何也?

蓋天地之數, 陽主生, 陰主殺, 而九為老陽之數, 則期以生人而不至於殺人者, 固聖人取數之怠也。

今以九針言之, 燥熱侵頭身, 則法乎天, 以為鑱針, 頭大而未銳焉, 氣滿於肉分, 則法乎地, 以為圓針,

身圓而未鋒焉, 鋒如黍米之銳者為鍉針, 主按脈取氣法乎人也。

刃有三隅之象者為鎤針, 主瀉導癰血法四時也。 

針以法音。 而未如劍鋒者, 非所以破癰膿乎, 利針以法律, 而支似毫毛者, 非所以調陰陽乎。

法乎星, 則為毫針, 尖如蚊虻, 可能和經絡, 卻諸疾也。

法乎風, 則為長針, 形體鋒利, 可以去深邪, 療痺痿也。

至於燔針之刺, 則其尖如梃, 而所以主取大氣不出關節者,

要亦取法於野而已矣, 所謂九針之數, 此非其可考者邪。

然灸亦有法矣, 而獨不詳其數者何也? 蓋人之肌膚有厚薄, 有淺深,

而火不可以概施, 則隨時變化而不泥於成數者, 固聖人望人之心也。

今以灸法言之, 有手太陰之少商焉, 灸不可過多, 多則不免有肌肉單薄之忌,

有足厥陰之章門焉, 灸不可不及, 不及則不免有氣血壅滯之嫌, 至於任之承漿也。

督之脊中也。 手之少沖, 足之湧泉也。

是皆由之少商焉, 而灸之過多, 則致傷矣, 脊背之膏肓也。 腹中之中脘也。

足之三里, 手之曲池也。 是皆猶之章門焉, 而灸之, 愈多, 則愈善矣。

所謂灸法之數, 此非其彷彿者邪! 夫有針灸, 則必有會數法之全。

有數法, 則必有所定之穴, 而奇穴者, 則又旁通於正穴之外, 以隨時療症者也。

而其數維何? 吾嘗考之圖經, 而知其七十有九焉, 以鼻孔則有迎香,

以鼻柱則有鼻準, 以耳上則有耳尖, 以舌下則有金津玉液, 以眉間則有魚腰,

以眉後則有太陽, 以手大指則有骨空, 以手中指則有中魁, 至於八邪八風之穴,

十宣五虎之處, 二白朋尖, 獨陰囊底, 鬼眼髖骨, 四縫中泉四關。

凡此皆奇穴之所在, 而九針之所刺者, 刺以此也。 灸法之所施者, 施以此也。

苟能即此以審慎之, 而臨症定穴之餘, 有不各得其當者乎! 雖然, 此皆跡也。

而非所論於數法奇正之外也。 聖人之情, 因數以示, 而非數之所能拘,

因法以顯, 而非法之所能泥, 用定穴以垂教, 而非奇正之所能盡, 神而明之。

亦存乎其人焉耳, 故善業醫者, 苟能旁通其數法之原, 冥會其奇正之奧,

時可以針而針, 時可以灸而灸, 時可以補而補, 時可以瀉而瀉, 或針灸可並舉,

則并舉之, 或補瀉可並行, 則並行之, 治法因乎人, 不因乎數, 變通隨乎症。

不隨乎法, 定穴主乎心, 不主乎奇正之陳跡, 譬如老將用兵, 運籌攻守,

坐作進退, 皆運一心之神以為之, 而凡鳥占雲祲, 金版六韜之書。

其所具載方略, 咸有所不拘焉, 則兵惟不動, 動然克敵, 醫惟不施,

施必療疾, 如是雖謂之無法可也。 無數可也。 無奇無正亦可也。

而有不足號以稱神醫於天下也哉。 管覓如斯, 惟執事進而教之。

問病有先寒後熱, 有先熱後寒者, 然病固有不同, 而針刺之法其亦有異乎, 試請言之。

對曰: 病之在夫人也。 有寒熱先後之殊, 而治之在吾人也。 有同異後先之辨。

蓋不究夫寒熱之先後, 則謬焉無措, 而何以得其受病之源, 不知同異之後先,

則漫焉無要, 而何以達其因病之治, 此寒熱之症, 得之有後先者, 感於不正之氣,

而適投於腠理之中, 治寒熱之症, 得之有後先者, 乘其所致之由。

而隨加以補瀉之法, 此則以寒不失之慘, 以熱則不過於灼, 而疾以之而愈矣, 是於人也。

寧不有濟矣乎! 請以一得之愚, 以對揚明問之萬一, 何如? 蓋嘗求夫人物之所以生也。

本之於太極, 分之為二氣, 其靜而陰也。 而復有陽以藏於其中, 其動而陽也。

而復有陰以根於其內, 惟陰而根乎陽也。 則往來不窮, 而化生有體, 惟陽而根乎陰也。

則顯藏有本, 而化生有用, 然而氣之運行也。 不能無愆和之異, 而人之罹之也。。

不能無寒熱之殊, 是故有先寒後熱者, 有先熱後寒者, 先寒後熱者, 是陽隱於陰也。

苟徒以陰治之, 則偏於陰, 而熱以之益熾矣, 其先熱後寒者, 是陰隱仿陽也。

使一以陽治之, 則偏於陽, 而陰以益慘矣。 夫熱而益熾, 則變而為三陽之症, 未可知也。

夫寒而益慘, 則傳而為三陰之症, 未可知也。 而治之法當何如哉?

吾嘗考之圖經, 受之父師, 而先寒後熱者, 須施以陽中隱陰之法焉, 於用針之時,

先入五分, 使行九陽之數, 如覺稍熱, 更進針, 令入一寸, 方行六陰之數, 以得氣為應。

夫如是, 則先寒後熱之病可除矣, 其先熱後寒者用以陰中隱陽之法也。 於用針之時,

先入一寸, 使行六陰之數, 如覺微涼, 即退針, 漸出五分, 卻行九陽之數, 亦以得氣為應。

夫如是則先熱後寒之疾瘳矣! 夫曰先曰後者, 而所中有榮有衛之殊; 曰寒曰熱者,

而所感有陽經陰經之異。 使先熱後寒者, 不行陰中隱陽之法, 則失夫病之由來矣。

是何以得其先後之宜乎! 如先寒後熱者, 不行陽中隱陰之法, 則不達夫疾之所致矣。

其何以得夫化裁之妙乎! 抑論寒熱之原, 非天之傷人, 乃人之自傷耳。

經曰: 邪之所湊, 其氣必虛, 自人之蕩真於情竇也。 而真者危, 喪志於外華也。

而者漓, 眩心於物牽也。 而萃者渙, 汨情於食色也。 而完者缺, 勞神於形役也。

而堅者瑕, 元陽喪, 正氣亡, 寒毒之氣, 乘虛而入。 苟能養靈泉於山, 出泉之時,

契妙道於日落, 萬川之中, 嗜慾淺而天機深。 太極自然之體立矣, 寒熱之毒雖將無隙之可投也。

譬如牆璧固, 賊人烏得而肆其虛哉。 故先腎有言曰。 夫人與其治病於乙病之後,

孰若祛病於未病之先,其寒熱之謂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