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五內經補瀉

帝曰: 余聞刺法, 有餘者瀉之, 不足者補之。 岐伯曰: 百病之生皆有虛實,

而補瀉行焉。 瀉虛補實, 神去其室, 致邪失正, 真不可定, 粗之所敗, 謂之天命,

補虛瀉實, 神歸其室, 久塞其空, 謂之良工。

凡用針者, 隨而濟之, 迎而奪之, 虛則實之, 滿則瀉之, 菀陳則除之, 邪盛則虛之,

徐而疾則實, 疾而徐則虛, 言實與虛。 若有若無, 察後與先, 若存若亡, 為虛與實。

若得若失, 虛實之要, 九針最妙, 補瀉之時, 以針為之, 瀉曰迎之, 必持內之,

放而出之, 排陽得針, 邪氣得泄, 按而引針, 是謂內溫, 血不得散, 氣不得出也。

補曰隨之, 隨之之意。 若忘若行, 若按如蚊虻, 止如留還, 去如弦絕, 令左屬右,

其氣故止, 外門已閉, 中氣乃然, 必無留血, 必取誅之, 刺之而氣不至, 無問其數,

刺之而氣至, 乃去之, 勿復針。

針有懸布天下者五: 一曰治神, 二曰知養身, 三曰知毒藥, 四曰制砭石大小,

五曰知五臟血氣之診。 五法俱立, 各有所先, 今未世之刺也。 虛者實之, 滿者泄之,

此皆眾工所共知也。 若夫法天則地隨應而動, 和之者若響, 隨之者若影, 道無鬼神,

獨來獨往。 帝曰: 願聞其道。 岐伯曰: 凡刺之真, 必先治神, 五臟已定, 九候已備,

後乃存針, 眾脈不見, 眾凶弗聞, 外內相得, 無以形先, 可玩往來, 乃施於人。

人有虛實, 五虛勿近, 五實勿遠, 至其當發, 間不容睫, 手勤若務, 針耀而勻。

靜意視義, 觀適之變, 是謂冥冥。 莫知其形, 見其烏烏, 見其稷稷, 從見其飛,

不知其誰, 伏如橫弩, 起而發機, 刺虛者須其實, 刺實者須其虛, 經氣已至,

慎守勿失, 淺深在志, 遠近若一, 如臨深淵, 手如握虎, 神無營於眾物, 義無邪下,

必正其神。 用針之要, 易陳而難入, 粗守形, 上守神, 神乎神, 客在門, 未睹其疾,

惡知其原, 刺之微, 在速遲, 粗守關, 上守機, 機之動, 不離其空, 空中之機,

清淨而微, 其來不可逢, 其往不可追, 知機之道者, 不可掛以髮, 不知機道,

扣之不發, 知其往來, 要與之期, 粗之闇乎妙哉, 工獨有。 , 往者為逆,

來者為順。 明知逆順, 正行無問, 迎而奪之, 惡得無虛, 隨而濟之, 惡得無實,

迎之隨之, 以意和之, 針道畢矣。 凡用針者, 虛則實之, 滿則泄之,

菀陳則除之, 邪盛則虛之。 大要曰: 持針之道, 堅者為實, 正指直刺, 無針左右,

神在秋毫, 屬意病者, 審視血脈, 刺之無殆, 方刺之時, 必在懸陽, 及於兩衛,

神屬勿去, 知病存亡, 血脈者, 在腧橫居, 視之獨登, 切之獨堅。

刺虛則實之者, 針下熱也。 氣實乃熱也。 滿則泄之者, 針下寒也; 菀陳則除之者,

出惡血也; 邪盛則虛之者, 出針勿按也。 徐而疾則實者, 徐出針而疾按之也;

疾而徐則虛者, 疾出針而徐按之也; 言實與虛者, 察血氣多少也。 若有若無者,

疾不可知也; 察後與先者, 知病先後也; 若存若亡者, 脈時有無也。 為虛與實者,

工勿失其法也。 若得若失者, 離其法也。 虛實之要, 九針最妙者, 謂其各有所宜也。

補瀉之時者, 與氣開闔相合也。 九針之名, 各不同形者, 針窮其所當補瀉也。

刺實其虛者, 留針陰氣隆至, 乃去針也。 刺虛須其實者, 陽氣隆至, 針下熱,

乃去針也。 經氣已至, 慎守勿失者, 勿變更也。 淺深在志者, 知病之內外也。

遠近如一者, 淺深其候等也。 如臨深淵者, 不敢墮也。 手如握虎者, 欲其壯也。

神無營於眾物者, 靜志觀病人, 無左右視也。 義無邪下者, 欲端以正也。 必正其神者,

欲瞻病人, 目制其神, 令氣易行也。

所謂易陳者, 易言也。 難入者, 難著於人也。 粗守形者, 守刺法也。 上守神者。

守人之血氣有餘不足, 可補瀉也。 神客者, 正邪其會也。 神者, 正氣也。 客者,

邪氣也。 在門者, 邪循正氣之所出入也。 未睹其疾者, 先知邪正何經之疾也。

惡知其原者, 先知何經之病, 所取之處也。 刺之微在遲速者, 徐疾之意也。 粗守關者,

守四肢而不知血氣正邪之往來也。 上守機者, 知守氣也。 機之動不離其空者,

知氣之虛實, 用針之徐疾也。 空中之機清淨而微者, 針以得氣, 密意守氣勿失也。

其來不可逢者, 氣盛不可補也。 其往不可追者, 氣虛不可瀉也。 不可掛以髮者,

言氣易失也。 扣之不發者, 言不知補瀉之義, 血氣已盡, 而氣不下也。 知其往來者,

知氣之逆順盛虛也。 要與之期者, 知氣之可取之時也。 粗之闇者,

冥冥不知氣之微密也。 妙哉! 工獨有之者, 盡知針意也。 往者為逆者, 言氣之虛而小,

小者逆也。 來者為順者, 言形氣之平, 平者順也。 明知逆順, 正行無問者,

言知所取之處也。 迎而奪之者瀉也。 隨而濟之者補也。 所謂虛則實之者,

氣口虛而當補之也。 滿則泄之者, 氣口盛而當瀉之也。 菀陳則除之者, 去血脈也。

邪盛則虛之者, 言諸經有盛者, 皆瀉其邪也。 徐而疾則實者, 言徐內而疾出也。

疾而徐則虛者, 言疾內而徐出也。 言實與虛, 若有若無者, 言實者有氣, 虛者無氣也。

察得與失, 若存若亡者, 言氣之虛實, 補瀉之先後, 察其氣之已下與常有也。

為虛與實, 若得若失者, 言補者然若有得也。 瀉者恍然若有失也。 是故工之用針也。

知氣之所在, 而守其門戶, 明於調氣補瀉所在, 徐疾之義, 所取之處, 瀉必用圓,

切而轉之, 其氣乃行, 疾而徐出, 邪氣乃出, 伸而逆之, 搖大其穴, 氣出乃疾,

補必用方, 外引其皮, 令當其門, 左引其樞, 右推其膚, 微旋而徐推之, 必端以正,

安以靜, 堅心無解, 欲微以留氣, 而疾出之, 推其皮。 蓋其外門, 神氣乃存,

用針之要, 無忘其神。 瀉必用方者, 以氣方盛也。 以月方滿也。 以日方溫也。

以身方定也。 以息方吸, 而內針, 乃復俟其方吸而轉針,

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針。 故曰瀉補必用圓者, 圓者行也。 行者移也。 刺必中其榮,

復以吸排針也。 故圓與方非針也。 瀉實者, 氣盛乃內針, 針與氣俱內, 以開其門,

如利其戶。 針與氣俱出, 精氣不傷, 邪氣乃下, 外門不閉, 以出其實, 搖大其道,

如利其路。 是謂大瀉, 必切而出, 大氣乃屈, 持針勿置, 以定其意, 候呼內針,

氣出針入, 針孔四塞, 精無從出, 方實而疾出針, 氣入針出, 熱不得還,

閉吸則內針, 無令氣忤, 靜以欠留, 無邪布, 吸則轉針, 以得氣為故, 候呼引針,

呼盡乃出, 大氣皆出, 故命曰瀉。 捫而循之, 切而散之, 推而按之, 彈而努之,

爪而下之, 通而取之, 外引其門, 以閉其神, 呼盡內針, 靜以久留, 以氣至為故,

如待所貴, 不知日暮, 其氣已至, 適而自護, 候吸引針, 氣不得出, 各在所處,

推闔其門, 令神氣存, 大氣留止, 故命曰補。 補瀉勿失, 與天地一, 經氣已至,

慎守勿失, 淺深在志, 遠近如一, 如臨深淵, 手如握虎, 神無營於眾物,

持針之道, 欲端以正, 安以靜, 先知虛實而行疾徐, 左手執骨, 右手循之,

無與肉裹, 瀉欲端以正, 補必閉膚, 輔針導氣, 邪得淫洗, 真氣得居。 帝曰:

捍皮開腠理奈何? 岐伯曰: 因其分肉, 左別其膚, 微內而徐端之, 適神不散,

邪氣得出。 知其氣所在, 先得其道, 稀而疏之, 稍深以留, 故能徐入之, 大熱在上,

推而下之, 上者引而去之, 視先痛者, 常先取之, 大寒在外, 留而補之, 入於中者,

從合瀉之, 上氣不足, 推而揚之, 下氣不足, 積而從之, 寒入於中。

夫實者, 氣入也。 虛者, 氣出也氣實者, 熱也。 氣虛者, 寒也。 入實者, 推而行之,

左手開針孔也。 入虛者, 右手閉針孔也。

形氣不足, 病氣有餘, 是邪盛也。 急瀉之, 形氣有餘, 病氣不足, 此陰陽俱不足也。

不可刺, 刺之則重不足, 不足則陰陽俱竭, 血氣皆盡, 五臟空虛, 筋骨髓枯,

老者絕滅, 壯者不復矣, 形氣有餘, 病氣有餘, 此謂陰陽俱有餘也。 急瀉其邪,

調其虛實。 故曰: 有餘者瀉之, 不足者補之, 此之謂也。 故曰: 刺不知逆順,

真邪相搏, 滿而補之, 則陰陽四溢, 腸胃充廓, 肝肺內, 陰陽相錯, 虛而瀉之,

則經絡空虛, 血氣枯竭, 腸胃聶辟, 皮膚薄著, 毛腠夭焦, 子知死期。 (音嗔)

凡用針之類, 在於調氣, 氣積于胃, 以通營衛, 各行其道, 宗氣留於海, 其下者,

經于氣衝, 其直者, 走於息道, 故厥在於足, 宗氣不下, 脈中之血, 流而不止,

弗之大調, 弗能取之。 散氣可收, 聚氣可布, 深居靜處, 占神往來, 閉戶塞牖,

魂魄不散, 專意一神, 精氣之分, 毋聞人聲, 以收其精, 必一其神, 令志在針,

淺而留之, 微而浮之, 以移其神, 氣至乃休, 男內女外, 堅拒勿出, 謹守勿內,

是謂得氣。 刺之而氣不至, 無問其數, 刺之而氣至, 乃去之, 勿復針, 針各有所宜,

各不同形, 各任其所為刺之, 要氣至而有效, 效之信若風之吹雲, 明乎若見蒼天,

刺之道畢矣。

用針者, 必先察其經絡之虛實, 切而循之, 按而彈之, 視其應動者, 乃復取之。

而下之六經調者, 謂之不病, 雖病謂之自己, 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

此必有橫絡盛加於大經, 令之不通, 視而瀉之, 此所謂解結也。 上寒下熱,

先刺其頂太陽, 久留之, 已刺即熨頂與乃胛, 令熱下合乃止, 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

上熱下寒, 視其脈虛而陷下於經者取之, 氣下乃止, 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 大熱遍身,

狂而妄見, 妄聞妄語, 視足陽明及大絡取之, 虛者補之, 血而實者瀉之, 因其偃臥,

居其頭前, 以兩手四指俠按頭動脈, 久持之, 捲而切推, 下至缺盆中而復止,

如前熱去乃止, 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

帝曰: 余聞刺法言曰: 有餘者瀉之, 不足者補之, 何謂有餘? 何謂不足? 岐伯曰:

有餘有五, 不足亦有五, 帝欲何問? 帝曰: 願盡聞之。 岐伯曰: 神有有餘, 有不足;

氣有有餘, 有不足; 血有有餘, 有不足; 形有有餘; 有不足; 志有有餘, 有不足。

凡此十者, 其氣不等也。 帝曰: 人有精氣津液, 四肢九竅, 五臟十六部,

三百六十五節, 乃生百病。 百病之生, 皆有虛實。 今夫子乃言有餘有五, 不足亦有五,

何以生之乎?岐伯曰: 皆生於五臟也。 夫心臟神, 肺臟氣, 肝臟血, 脾臟肉, 腎臟志,

而此成形, 志意通, 內連骨髓, 而成形五臟, 五臟之道, 皆出於經隧, 以行血氣,

血氣不和, 百病乃變化而生, 是故守經隧焉。 帝曰: 神有餘不足如何? 岐伯曰:

神有餘則笑不休, 神不足則悲, 血氣未并, 五臟安定, 邪客於形, 酒淅起於毫毛,

未入於經絡也。 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 補瀉奈何? 岐伯曰: 神有餘則瀉其小絡之穴,

出血勿之深斥, 無中其大經, 神氣乃平, 神不足者, 視其虛絡, 按而致之, 刺而利之,

無出其血, 無泄其氣, 以通其經, 神氣乃平。 帝曰: 刺微奈何? 岐伯曰: 按摩勿釋,

著針勿斥, 移氣十不足, 神氣乃得復。 帝曰: 氣有餘不足奈何? 岐伯曰:

氣有餘則喘嗽上氣, 不足則息利, 少氣, 血氣未並, 五臟安定, 皮膚微病,

命曰白氣微泄。 帝曰: 補瀉奈何? 岐伯曰: 氣有餘則瀉其經隧, 無傷其經, 無出其血,

無泄其氣, 不足則補其經隧, 無出其氣。 帝曰: 刺微奈何? 岐伯曰: 按摩勿釋,

出針視之。 曰我將深之, 適人必革, 精氣自伏, 邪氣散亂, 無所休息, 氣泄腠理,

真氣乃相得。 帝曰: 血有餘不足奈何? 岐伯曰: 血有餘則怒, 不足則恐, 血未并,

五臟安定, 經絡水溢則經有留血。 帝曰: 補瀉奈何? 岐伯曰: 血有餘則瀉其盛經,

出其血, 不足則補其虛經, 內針其脈中久留, 而視脈大, 疾出其針, 無令血泄。 帝曰:

刺留血奈何? 岐伯曰: 視其血絡, 刺出其血, 無令惡血得入於經, 以成其疾。 帝曰:

形有餘不足奈何? 岐伯曰: 形有餘則腹脹, 涇溲不利, 不足則四肢不用,

血氣未并五臟安定, 肌肉蠕動。 命曰: 微風。 帝曰: 補瀉奈何? 岐伯曰:

形有餘則瀉其陽經, 不足則補其陽絡。 帝曰: 刺微奈何? 岐伯曰: 取分肉間,

無中其經, 無傷其絡, 衛氣得復, 邪氣乃索。 帝曰: 志有餘不足奈何? 岐伯曰:

志有餘則腹脹餮泄, 不足則厥, 血氣未並, 五臟安定, 骨節有動。 帝曰: 補瀉奈何?

岐伯曰: 志有餘則瀉然骨之前出血, 不足則補其復溜。 帝曰: 刺未并奈何? 岐伯曰:

即取之, 無中其經, 邪乃立虛。 血清氣滑, 疾瀉之則氣易竭, 血濁氣濇,

疾瀉之則經可通。 (蠕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