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五南豐李氏補瀉

圖註難經云: 手三陽, 從手至頭, 針芒從外, 往上為隨, 針芒從內, 往下為迎。

足三陽, 從頭至足, 針芒從內, 往下為隨, 針芒在外, 往上為迎, 足三陰, 從足至腹,

針芒從外, 往上為隨, 針芒從內, 往下為迎, 手三陰, 從胸至手, 針芒從內,

往下為隨, 針芒從外, 往上為迎。 大要以子午為主, 左為陽 (從子至午左行為補),

右為陰(從午至子右行為瀉陽主進陰主退)。 手為陽(左手為純陽),

足為陰(右手為純陰)。 左手陽經, 為陽中之陽, 左手陰經。

為陽中之陰, 右手陽經, 為陰中之陽, 右手陰經, 為陰中之陰, 右足陰經。

為陰中之陰, 右足陽經, 為陰中之陽, 左足陰經, 為陽中之陰, 左足陽經。

為陽中之陽, 今細分之, 病者左手陽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退後, 吸之為隨。

進前呼之為迎, 病者右手陽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退後, 吸之為隨, 進前呼之為迎,

病人右手陰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進前, 呼之為隨, 退後吸之為迎, 病者右足陽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進前, 呼之為隨, 退後吸之為迎, 病者右足陰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退後, 吸之為隨, 進前呼之為迎, 病者左足陽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退後鎮, 吸之為隨, 進前呼之為迎, 病者左足陰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進, 呼之為隨, 退後吸之為迎, 男子午前皆然。 午後與女人反之。

手上陽進陰退, 足上陽退陰進, 合六經起止故也。 凡針起穴, 針芒向上, 氣順行之道。

凡針止穴, 針芒向下, 氣所止之處, 左外右內, 令氣上行, 右外左內, 令氣下行。

或問午前補瀉, 與午後相反, 男子補瀉, 與女子相反。 蓋以男子之氣。

早在上而晚在下, 女子之氣, 早在下而晚在上, 男女上下, 平腰分之故也。 至於呼吸,

男女人我皆同。 何亦有陰陽之分邪! 蓋有自然之呼吸, 有使然之呼吸, 入針出針,

使然之呼吸也。 轉針如待貴人, 如握虎尾, 候其自然呼吸。 若左手足候其呼而先轉,

則右手足必候其吸而後轉之。 若右手足候其吸而先轉, 則左手足必候其呼而後轉之。

真陰陽一升一降之消息也。 故男子陽經, 午前以呼為補, 吸為瀉; 陰經以吸為補,

呼為瀉; 午後反之。 女人陽經, 午前以吸為補, 呼為瀉; 陰經以呼為補, 吸為瀉;

午後亦反之。 或者又曰: 補瀉必資呼吸。 假令尸厥中風, 不能使之呼吸者。

奈何? 曰候其自然之呼吸而轉針, 若當吸不轉, 令人以手掩其口鼻, 鼓動其氣可也。

噫! 補瀉提插分男女早晚, 其理深微, 原為奇經, 不拘十二經常度, 故參互錯綜如是。

若流注穴, 但分左右陰陽可也。 嘗愛雪心歌云。 如何補瀉有兩般? 蓋是經從兩邊發,

古人補瀉左右分。 今人乃為男女別, 男女經絡一般同, 晝夜循環無暫歇。

此訣出自梓桑君, 我今授汝心已雪, 此子午兼八法而後全也。

然補瀉之法, 非必呼吸出內針也。 有以淺深言者, 經言春夏宜淺, 秋冬宜深。

有以榮衛言者, 經言從衛取氣, 從榮置氣, 補則從衛取氣, 宜輕淺而針。

從其衛氣隨之於後, 而濟益其虛也。 瀉則從榮, 棄置其氣, 宜輕淺而針。

從其衛氣隨之於後, 而濟益其虛也。 瀉則從榮, 棄置其氣, 宜重深而刺。

取其榮氣迎之於前, 而瀉奪其實也。 然補之不可使太實, 瀉之不可使反虛,

皆欲以平為期耳, 又男子輕按其穴而淺刺之, 以候衛氣之分。

女子重按其穴而深刺之, 以候榮之分。

有以虛實言者, 經言虛則補其母, 實則瀉其子, 此迎隨之概也。

凡針逆而迎奪, 即瀉其子也。 如心之熱病, 必瀉於脾胃之分, 針順而隨濟,

即補其母也。 如心之虛病, 必補於肝膽之分, 飛經走氣, 亦不外於子午迎隨。

凡言九者, 即子陽也。 六者即午陰也。 但九六數有多少不同, 補瀉提插皆然。

言初九數者, 即一九也。 少停, 又行一九, 少停, 又行一九三次, 共二十七數,

或四三六數, 言少陽數者, 七七四十九數, 亦每次七數, 略停。 老陽數者,

九九八十一數, 每次二十七數, 少停, 共行三次, 言初六數者, 即一六也。 少停。

又行一六, 少停又行一六三次, 共一十八數, 言少陰數者, 六六三十六數,

每次一十八數, 略停。 再行一次, 言老陰數者, 八八六十四數, 每次八數, 略停。

或云子後宜九數補陽, 午後宜六數補陰, 陰日刺陽經, 多用六數補陰。

陽日刺陰經, 多用九數補陽, 此正理也。 但見熱症即瀉, 見冷症即補, 權也。

活法也。

經言知為針者信其左, 不知為針者信其右, 當刺之時。

先將同身寸法比穴, 以墨點記後, 令患人飲食端坐或偃臥, 緩病必待天氣溫晴,

則氣易行, 急病如遇大雷雨, 亦不敢針, 夜晚悲急病, 亦不敢針若, 空心立針必暈。

必先以左手, 壓按所針榮俞之處。

陽穴以骨側陷處, 按之瘦麻者為真, 陰穴按之有動脈應手者為真, 切而散之,爪而下之。

切者, 以手爪搯按其所針之穴, 上上四旁, 令氣血散, 爪者。

先以左手大指爪重搯穴上, 亦令氣血散耳。 然後用右手食指頂住針尾,

以中指大指緊以針腰, 以無名指略扶針頭, 卻令患人咳嗽一聲, 隨咳下針。

刺入皮內, 撒手停針十息, 號曰天才。 少時再進針, 刺入肉內, 停針十息,

號曰人才。 少時再進針, 至筋骨之間, 停針十息, 號曰地才。 此為極處,

用停良久, 卻令患人吸氣一口, 隨吸退至人部, 審其氣至未。 如針下沉重緊滿者,

為氣已至。 若患人覺痛, 則為實, 覺痿則為虛, 如針下輕浮虛漢中者, 氣猶未至,

用後彈努循捫引之, 引之氣猶不至, 針如插豆腐者死。 凡除寒熱病, 宜於天部行氣,

經絡病, 宜於人部行氣, 麻痺疼痛, 宜於地部行氣。

彈而努之, 捫而循之。

彈者補也。 以大指與次指爪相交而疊。 病在上, 大指爪輕彈向上; 病在下,

次指爪輕彈向下, 使氣速行, 則氣易至也。 努者, 以大指次指撚針, 連搓三下,

如手顫之狀, 謂之飛。 補者, 入入針飛之, 令患人閉氣一口, 著力努之。 瀉者,

提針飛之, 令患人呼之, 不必著力, 一法二用, 氣自至者, 不必用此彈努。 捫者,

摩也。 如痛處未除, 即於痛處捫摩, 使痛散也。 復以飛針引之, 除其痛也。

又起針之時, 以手按其穴, 亦曰捫。 循者, 用手於所針部分。

隨經絡上下循按之, 使氣往來, 推之則行, 引之則至是也。

動而伸之, 推而按之。

動者, 轉也。 推者, 推轉也。 凡轉針太急則痛, 太慢則不去疾。 所謂推動,

即分陰陽左轉右轉之法也。 伸者, 提也。 按者, 插也。 如補瀉不覺氣行,

將針提起, 空如豆許, 或再彈二三下以補之, 緊戰者, 連用飛法三下。

如覺針下緊滿, 其氣易行, 即用通法, 若邪盛氣滯, 卻用提插, 先去病邪。

而後通其真氣, 提者, 自地部提至人部天部; 插者, 至天部插至人部地部。

病輕提插初九數, 病重者或少陽數, 老陽數, 愈多愈好。 或問治病, 全在提插,

即云急提慢按如冰冷, 慢提急按火燒身。 又云: 男子午前提針為熱, 插針為寒,

午後提針為寒, 插針為熱, 女人反之, 其故何耶! 蓋提插補瀉, 無非順陰陽也。

午前順陽性, 提至天部則熱, 午後順陰性, 插至地部則熱, 奇效良方, 有詩最明,

補瀉提插活法, 凡補針先淺入而後深, 瀉針先深入而後淺。

凡提插急提慢按如冰冷, 瀉也。 慢提急按火燒身, 補也。 或先提插而後補瀉,

或先補瀉而後提插可也。 或補瀉提插同用亦可也。 如治久患癱瘓頑麻冷痺,

遍身走痛, 及瘓風寒瘧, 一切冷症, 先淺入針, 而後漸深入針, 俱補老陽數,

氣行針下緊滿, 其身覺熱, 帶補慢提, 急按老陽數, 或三九而二十七數,

即用通法。 扳倒針頭, 令患人吸氣五口, 使氣上行, 陽回陰退, 名曰進氣法,

又曰燒山火。 治風痰壅盛, 中風喉風癲狂, 瘧疾單熱, 一切熱症, 先深入針,

而後漸淺退針, 俱瀉少陰數, 得氣覺涼, 帶瀉急慢提按, 初六數。

或三六一十八數, 再瀉再提, 即用通法, 徐徐提之, 病除乃止, 名曰透天涼。

治瘧疾先寒後熱, 一切上盛下虛等症, 先淺入針, 行四九三十六數, 氣行覺熱,

深入行三六一十八數。 如瘧疾先熱後寒, 一切半虛半實等症, 先深入針。

行六陰數, 氣行覺涼漸退針, 行九陽數, 此龍虎交戰法, 俾陽中有陰, 陰中有陽也。

蓋邪氣常隨正氣而行, 不交戰則邪不退, 而正不勝, 其病復起,

治癖癥瘕氣塊, 先針入七分方行老陽數, 氣行便深, 入一寸, 微伸提之,

卻退至原處, 又得氣依前法再施, 名曰留氣法。 治水蠱膈氣脹滿, 落穴之後,

補瀉調氣均勻, 針行上下, 九入六出, 左右轉之干遭自平, 名曰子午搗臼。

治損逆赤眼, 癰腫初起, 先以大指進前, 撚入左後, 以大指退後撚入右, 一左一右,

三九二十七數, 得氣向前, 推轉內入, 以大指彈其針尾, 引其陽氣。

按而提之, 其氣自行, 未應再施, 此龍虎交勝法也。 雜病單針一穴,

即於得氣後行之, 起針際行之亦可, 通而取之。

通者, 通其氣也。 提插之後用之, 如病人左手陽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進前九數,

卻扳倒針頭, 帶補, 以大指努力, 針嘴朝向病處, 或上或下, 或左或右, 執住,

直待病 覺熱方停, 若氣又不通, 以龍虎龜鳳飛經接氣之法, 驅而運之。

如病人左手陰經, 以醫者右手大指退後九數, 卻扳倒針頭, 帶補, 以大指努力,

針嘴朝病, 執住, 直待病人覺熱方停, 右手陽經, 與左手陰經同法, 右手陰經,

與左手陽經同法, 左足陽經, 與右手陽經同法, 左足陰經, 與右手陰經同法,

右足陽經, 與左手陽經同法, 右足陰經, 與左手陰經同法, 如退潮。

每一次先補六, 後瀉九, 不拘次數, 直待潮退為度, 止痛同此法, 癢麻虛補,

疼痛異瀉, 此皆先正推衍內經通氣之法, 更有取氣鬥氣接氣之法。 取者左取右,

右取左, 手取足, 足取頭, 頭取手足三陽, 胸腹取手足三陰, 以不病者為主,

病者為應, 如兩手踡攣, 則以兩足為應, 兩足踡攣, 則以兩手為應,

先下主針後下應針, 主針氣已行, 而後針應針, 左邊左手, 左足同手法,

右邊亦然。 先鬥氣接氣, 而後取氣, 手補足瀉, 足補手瀉, 如搓索然,

久患偏枯踡攣, 甚者必用此法, 於提插之後。 徐氏曰: 通氣接氣之法,

已有定息寸數, 手足三陽, 上九而下十四, 過經四寸, 手足三陰, 上七而下十二,

過經五寸, 在乎搖動出納, 呼吸同法, 上下通接, 立時見功。 所謂定息寸半者,

手三陰經從胸走手, 長三尺五寸, 手三陽經, 從手走頭, 長五尺, 足三陽經。

從頭走足, 長八尺, 足三陰經; 從足走腹, 長六尺五寸, 陰陽兩蹻; 從足走目,

長七尺五寸, 督脈長四尺五寸, 任脈長四尺五寸, 人一呼, 氣行三寸, 一吸,

氣行三寸, 一呼一吸, 謂之一息, 針下隨其經脈長短, 以息計之,

取其氣到病所為度。 一曰青龍擺尾, 以兩指扳倒針頭, 朝病如扶舡舵,

執之不轉, 一左一右, 慢慢撥動, 九數或三九二十七數, 其氣遍體交流。

二曰白虎搖頭, 以兩指扶起針尾, 以肉內針頭輕轉, 如下水船中之櫓, 振搖六數,

或三六一十八數, 如欲氣前行, 按之在後, 欲氣後行按之在前。 二法輕病亦可行之,

擺動血氣。 蓋龍為氣, 虎為血, 陽日先行龍而後虎, 陰日先行虎而後龍。

三曰蒼龜探穴, 以兩指扳倒針頭, 一退三進, 向上攢剔一下, 向下攢剔一下,

向左攢剔一下, 向右攢剔一下, 先上而下, 自左而右, 如入土之象。

四曰赤鳳迎源, 以兩指扶起, 針插入地部, 復提至天部, 候針自搖, 復進至人部,

上下左右四圍飛旋。 如展翅之狀, 病在上吸而退之, 病在下, 呼而進之,

又將大指爪從針尾刮至針腰, 此刮法也。 能移不忍痛, 可散積年風,

午後又從針腰刮至針尾。 又云: 病在上, 刮向上, 病在下, 刮向下, 有攣急者,

頻宜刮切。 循攝二法, 須連行三五次, 氣血各循經絡, 飛走之妙, 全在此處,

病邪從此退矣, 放針停半時辰久, 扶起針頭, 審看針下十分沉緊, 則瀉九補六,

如不甚緊, 則瀉六補九, 補瀉後針活, 即搖而出之。 攝者, 用大指隨經絡上下切之,

其氣自得通行, 搖而出之, 外引其門, 以閉其神。

搖者退也。 以兩指拏針尾, 向上下左右, 各搖振五七下, 提二七下, 能散諸風,

出針直待微鬆, 方可出針豆許。 如病邪吸針, 正未復, 再須補瀉停待, 如再難,

頻刮切, 刮後連瀉三下, 次用搜法, 不論數橫搜, 如龍虎交騰, 一左一右。

但手更快耳, 直搜一上一下。 如撚法而不轉, 瀉刮同前, 次用盤法, 左轉九次,

右轉六次, 瀉刮同前, 次用子午搗臼, 子後慢提, 午後略快些, 緩緩提插搖出應針,

次出主針, 補者吸之, 急出其針, 便以左手大指按其針穴, 及穴外之皮,

令針穴門戶不開, 神氣內守, 亦不致出血也。 瀉者呼之, 慢出其針,

勿冷氣泄甭按穴, 凡針起速, 及針不停久, 待暮者, 其病即復。 一凡針暈者,

神氣虛也。 不可起針, 急以別針補之, 用袖掩病人口鼻回氣, 內與熱湯飲之。

即甦, 良久再針, 甚者, 針手膊上側筋骨陷中。 即蝦蟆肉上惺惺穴, 或足三里穴,

即甦, 若起針, 壞人。 二凡針痛者, 只是手粗, 宜以左手扶住針腰。

右手從容補瀉, 如又痛者, 不可起針, 令病人吸氣一口, 隨吸將針撚活,

伸起一豆即不痛, 如伸起又痛, 再伸起又痛, 須索入針, 便住痛。 三凡斷針者,

再將原針穴邊復下一針, 補之即出, 或用磁石引針出, 或用藥塗之。 (方見前)

嗟夫! 神針肇自上古, 往昔岐伯已嘆失其傳矣, 況後世乎, 尚賴竇徐二氏。

能因遺文, 以究其意, 俾來學有所悟, 而識其梗概括為四段。

聊為初學開關救危之用, 尚期四方智者裁之。

(此補瀉一段其雜病穴法一段見四卷十四經穴歌一段見八九卷治病要穴一段見九卷)

補瀉一段, 乃廬陵歐陽之後所授, 與今時師不同, 但考素問不曰針法。

而曰針道, 言針當順氣血往來之道也。 又曰: 凡刺者, 必別陰陽。

再考難經圖註及徐氏云: 左與右不同, 胸與背有異, 然後知其源流有自。

蓋左為陽, 為升, 為呼, 為出, 為提, 為午前。 為男子之背, 右為陰, 為降,

為吸, 為入, 為插, 為午後。 為男子之腹, 所以女人反此者, 女屬陰, 男屬陽,

女人背陰腹陽, 男子背陽腹陰, 天地男女, 陰陽之妙, 自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