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五呼吸

素問註云: 按經之旨, 先補真氣, 乃瀉其邪也。 何以言之? 補法, 呼則內針,

靜以久留, 瀉法, 吸則內針, 又堋以久留, 然呼則次其吸, 吸則不兼呼,

內針之候既同, 久留之理復一, 先補之義, 昭然可知。 拔萃云: 呼不過三,

吸不過五, 明堂云: 當補之時, 候氣至病所, 更用生成之息數, 令病人鼻中吸氣,

口中呼氣, 內自覺熱矣, 當瀉之時, 使氣至病所, 更用生成之息數, 令病人鼻中出氣,

口中吸氣, 按所病臟腑之處, 內自覺清涼矣。

神針八法

心無內慕, 如待貴賓, 心為神也。 腎者之心, 病者之心, 與{針相隨上}下,

先慮針損, 次將針尖含在口內, 而令其溫。 又以左手按摩受針之穴, 如握虎之狀,

右手撚針如持無力之狀, 是用針之一法也。 左撚九而右撚六, 此乃住痛之二法也。

進針之時令病人咳嗽而針進, 進針之三法也。 針沉良久待內不脹, 氣不行,

照前施之, 如氣來裹針不下, 乃實也。 宜左撚而瀉其實, 如不散, 令病人呼氣三口,

醫者用手抓針自散, 如針進無滯無脹, 乃氣虛也。 令病人吸氣, 針宜右撚而補其虛,

此補瀉之四法也。 其瀉者, 有鳳凰展翅, 用右手大指食指撚針頭, 如飛騰之象,

一撚一放, 此瀉之五法也。 其補者有截馬搖鈴, 用右手大指食指撚針頭,

如餓馬無力之狀。 緩緩前進則長, 後退則短, 此補之六法也。 如病人暈針,

用袖掩之, 熱湯飲之, 即醒, 補之七法也。 如針至深處。

而進不能退不能其皮上四圍起皺紋, 其針如生在內, 此氣實之極也。

有蒼蠅叢咬之狀, 四圍飛延, 用右手食指向皺紋皮處, 雛針不遠, 四圍前進三下,

後退其一, 乃瀉之八法也。 出針時, 即捫其穴, 此補之要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