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卷六問迎隨之理何如

答曰: 此乃針下子奪之權也。 第一要知榮衛之流行, 所謂諸陽之經。 行於脈外,

諸陽之絡, 行於脈內, 諸陰之經, 行於脈內, 諸陰之絡, 行於脈外, 各有淺深。

立針以一分為榮, 二分為衛, 交互停針, 以候其氣, 見氣方至, 速便退針引之,

即是迎見氣已過。 然後進針追之, 即是隨。 故刺法云: 動退空歇, 迎奪右而瀉涼,

推內進搓, 隨濟左而補煖。 第二要知經脈之往來: 所謂足之三陽, 從頭走足;

足之三陰, 從足走腹; 手之三陰, 從胸走手; 手之三陽, 從手走頭。

得氣以針頭逆其經脈之所來, 動而伸之即是迎, 以針頭順其經脈之所往,

推而內之即是隨, 故經云實者絕而止之, 虛者引而起之。

凡下針之法, 先用左手揣穴爪按, 令血氣開舒, 乃可內針, 若欲出血, 勿以爪按。

右手持針於穴上, 令患人咳嗽一聲撚, 一左一右, 透入於腠理, 此即是陽部奇。

刺要云: 一分為榮。 又云: 方刺之時, 必在懸陽。 然後用其呼吸, 徐徐推之,

至於肌肉, 以及分寸此二者, 即是陰部偶分。 刺要又云: 二分為衛, 方刺之時,

必然陽, 及與兩衛, 神屬勿去, 知病存亡, 卻以左手按穴令定, 象地而不動,

右手持針, 法天之運轉, 若得其氣, 左手按穴, 可重五兩以來。

右手存意捻針而行補瀉, 惟血脈在俞橫, 視之獨澄, 切之獨堅。 凡刺脈者,

隨其順逆, 不出血, 則發針疾按之, 凡刺淺深, 驚針則止, 凡行補瀉穀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