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丞安堂中醫診所│健保特約中醫診所

全民健保特約中醫診所│推薦由陳萬成中醫師主治,台北市丞安堂中醫診所內設:內科、針灸科、骨傷科、婦科、兒科。預約掛號專線 02-2308-0459 中醫診所地址:台北市萬華區西園路2段47號

Browsing Posts published by c23080459

蕁麻疹的病因很多.常見的過敏原有經呼吸道吸入(如花粉.動物皮屑.真菌孢子.揮發性物質等).有食物(如魚.蝦.蟹.蛋.奶等).有藥物(如抗生素.疫苗.輸血等).有感染(如細菌.病毒.真菌.寄生蟲感染等).有物理因素(如陽光.寒冷.溼熱環境).及精神因素(緊張.興奮.運動後).另外如某些昆蟲叮咬刺螫.接觸某些植物或其他疾病引發.

蕁麻疹是上述各種因素引發的過敏反應.直接作用於肥胖細胞.嗜鹼性白血球.使其釋放組織胺等血管活性物質.導致皮膚黏膜血管擴張及通透性增加.而引起蕁麻疹.另外.某些特發性蕁麻疹與先天遺傳體質有關.

蕁麻疹的臨床表現:皮膚上突然出現風疹團塊.顏色紅或白或正常.大小不等.形態不一.或局部出現或泛發全身.或稀疏分散.或密集成片.發無定時.時隱時現.持續時間長短不一.消退後不留痕跡.有些則一日數發.搔癢劇烈.灼熱或刺痛感.部分患者在急性發作期可出現氣促.胸悶.心慌心悸.呼吸困難.甚至引起窒息等症狀.或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等腸胃道過敏症狀.

蕁麻疹屬中醫<風疹塊><癮疹>範疇.中醫對本病很早就有了認識.<癮疹>首先見於(黃帝內經.素問).而後歷代醫家對此病均有記載.稱之為<風疹塊><風疹>等.隋代(諸病源候論)對病因.症狀都作了簡略的論述.並分為<赤疹><白疹>.清代(瘍醫大全)則說明了蕁麻疹發生與腸胃症狀的關連.並以"內熱生風"."外風引動內風"的觀點.採取"疏風.散熱.托疹"的治療方法.

根據臨床脈證表現.本病可分為風寒.風熱.表虛衛弱.風邪蘊郁.血虛風燥.血熱.寒熱錯雜.氣血兩虛.沖任失調.腸胃濕熱.熱毒燔營.血瘀經脈等證型.成方則選用麻桂各半湯.銀翹散.桂枝湯.玉屏風散.荊防敗毒散.當歸飲子.地骨皮飲.烏梅丸.八珍湯.二仙湯.丹梔消遙散.防風通聖散.清營湯.桃紅四物湯等方劑.依據不同證型加減治療.

在治療蕁麻疹的常用藥物中.如荊芥.防風.蟬蛻.蒼耳子.苦蔘.白鮮皮.地膚子等.都具有明顯的抗過敏作用.其作用機轉是能抑制組織胺和過敏介質的釋放.或直接拮抗過敏介質.肉桂能溫經散寒.對血管具有調節作用.黃芩能清熱解毒.有抗膽鹼作用及能抑制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甘草有抗炎.抗過敏和類似皮質激素作用.麻黃則有類似腎上腺素反應.有激活腺苷酸環化酶作用.促使C-AMP增高.從而抑制組織胺的釋放.

針灸常取曲池.合谷穴.同屬手陽明大腸經.陽明經為多氣多血之經.大腸與肺相表裡.肺主皮毛.可瀉風熱以消疹止癢.搭配血海.三陰交穴.同屬足太陰脾經.脾主肌肉.能生血統血.瀉血中之熱.調和營衛;(黃帝內經.素問).病機十九條中指出:諸痛.癢.瘡.皆屬於心.取手少陰心經之穴位.陰隙透靈道穴對急慢性蕁麻疹療效亦佳;董氏針法則取足駟馬.為治肺之特效要穴.為氣之主穴;耳針療法主穴常取.肺.心.內分泌.風溪.配穴:風熱型:加耳尖放血.腎上腺;風寒型:加腎;腸胃濕熱型:加胃.大腸;氣血兩虛型:加脾.腎;沖任不調型:加內生殖器.腎.

蕁麻疹發病的病因病機與風邪有關.急性期以風寒.風熱為主.多為實證.慢性期則多氣虛.血虛.以致風從內生.多為虛證.但慢性期並非均為虛證.亦有實證.因此需察其虛.實.寒.熱.對證下藥.都能取得很好的療效.同時中醫藥治療蕁麻疹最大的優點是無西藥抗組織胺類藥物所產生的嗜睡.頭暈.嘔吐等副作用.至於預防與護理方面.盡可能找出致病的過敏原並去除之.禁食辛辣刺激.魚腥發物.避風寒.調情志.慎起居.

手指的屈指肌肌腱在進入腱鞘的部位.常因屈伸頻繁.摩擦勞損而發炎腫脹.使得腱鞘入口變得狹窄.肌腱滑動不利.所以肌腱在進入腱鞘時會產生響聲.而屈肌比伸肌有力.結果讓肌腱卡在屈曲的姿勢.需用手幫忙撥開才能伸直.同時出現彈響聲.

腱鞘由外層纖維鞘及內層滑液鞘組成.對肌腱有著固定及潤滑的作用.屈指肌腱鞘發炎摩擦日久則變性攣縮結疤.且損傷後滑液分泌減少.患指的屈伸受限.疼痛或腫脹.甚則拿筷子和扣鈕釦都有困難.病程日久則出現 彈響聲及手指卡住無法後伸的現象.

一般骨科以腱鞘內注射類固醇.或手術切開腱鞘為主.中醫在屈指肌腱鞘發炎初期以針與灸法.再加上理筋手法.配合外敷治療療效頗佳.病久者屈指肌肌腱在進入腱鞘的部位的痛點處多可觸及條索塊狀硬結.則須以小針刀作切開硬結.縱行或橫行撥離.施術時間約15秒.術畢以理筋手法過度前曲後伸手指二三下即完成.此法與骨科切除屈肌腱鞘入口纖維組織同理.其目的也是讓腫大的肌腱得以滑動.使其病癒.

以上醫療資訊由台北市丞安堂中醫診所陳萬成醫師提供http://cat.seedera.com

黃帝內經

素問

繆刺論篇第六十三

 

黃帝問曰:

余聞繆刺,未得其意,何謂繆刺。

歧伯對曰:

夫邪之客於形也,必先舍於皮毛,留而不去,入舍於孫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絡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經脈,內連五藏,散於腸胃,陰陽俱感,五藏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於五藏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今邪客於皮毛,入舍於孫絡,留而不去,閉塞不通,不得入於經,流溢於大絡,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布於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於經俞,命曰繆刺。

帝曰:

願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

歧伯曰:

邪客於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刺。

帝曰:

願聞繆刺奈何取之何如。

歧伯曰:

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支滿,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不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邪客於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痺舌卷,口乾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數日已。

邪客於足厥陰之絡,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支胠胸中熱,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於臂掌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後,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邪客於足陽蹻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頃而已。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後,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見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驚不樂,刺如右方。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立聞,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凡痺往來行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剌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鍼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鍼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瀉,左剌右,右剌左,病已,止,不已,復剌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漸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漸少之。

邪客於足陽明之經,令人鼽衄上齒寒,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左剌右,右剌左。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痛不得息,欬而汗出,剌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欬者溫衣飲食一日已,左剌右,右剌左,病立已,不已,復剌如法。

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剌足下中央之脈各三痏,凡六剌,立已,左剌右,右剌左。嗌中腫不能內唾,時不能出唾者,剌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剌右,右剌左。

邪客於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少腹控,不可以仰息,剌腰尻之解兩胂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為痏數,發鍼立已,左剌右,右剌左。

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拘攣背急,引而痛,剌之從項始數脊椎俠脊,疾按之應手如痛,剌之傍三痏,立已。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留於樞中痛髀不可舉,刺樞中以毫鍼,寒則久留鍼,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耳聾,刺手陽明,不已,刺其通脈出耳前者。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入齒中,立已。邪客於五藏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於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繆傳引上齒,齒唇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去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於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此五絡,皆會於耳中,上絡左角,五絡俱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尸,或曰尸厥。刺其足大指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後刺足心,後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後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後刺手心主,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鬄其左角之髮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一杯,不能飲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數,先視其經脈,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有痛而經不病者繆刺之,因視其皮部有血絡者盡取之,此繆刺之數也。